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12team】过年 全员向

本来年三十就该发的愣是拖到现在.怎么讲.虽然现在感觉12t已经淡出群众视野.但是还是比较愿意相信他们在私底下玩的很好.都还有联系.还是以前热热闹闹的样子.
全是流水账和莫名其妙的结尾orz.求轻喷.
12M 和 P芬出没.后者较少. 还有一句话的没提出来的陆散orz.
OOC注意 ooc注意 Ooc注意

那天是大年三十前一天,鞭炮的声音却比得上大年三十的晚上,在太阳都刺破窗帘闪得他难受的时候,12慢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并不熟悉的天花板。什么玩意儿,他迷糊了一会儿,我是谁我在那儿今晚吃什么的问题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打了个哈欠,从被窝里伸出来准备拿手机的右手碰到了一具温热的身体。

 然后他瞬间清醒了。 

对,我是一个五好青年12,这里是浦东机场旁边的宾馆。今天晚上他们要吃的东西他不知道,但是肯定有饺子。 

翻过身去,他看见淡淡的阳光撒在那头已经变得乱糟糟的头发上。他记得昨天晚上自己还想陪麦扣弄完最后一点优化。毕竟陪熬夜听起来还挺帅的。但是那篇花里胡哨的鸟语让他看的头晕眼花。没多久他就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地打,就连手机里漂亮的小萝莉也不能唤醒他。结果还是他先被麦扣扔进了被窝。

 他伸出右手摸了摸麦扣的脸。熬夜在他的眼睛旁边留下了不容易忽视的颜色,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感觉像是快要醒了。眼镜也没有被规矩地放在床头柜上,看起来十分危险地躺在麦扣的头的边上。

 他又翻过身去打开手机看了看,快要到十一点,他吓得一机灵,直接翻下床拿起叠得整齐衣服往上套。过大的动作惊醒了身边的人,他穿上上衣之后听见床的那一边传来困倦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声音。 

“麦扣醒醒别睡了。”他从床上跳起来穿上裤子,“咱中午要和大Pi他们吃饭!” 

这真是一个灿烂的午后,空气中弥漫着的全是过年红火的氛围——真是,火药味都浓郁得呛鼻。陆夫人孤零零地站在机场大厅的角落,他缩了缩脖子尽力将脸埋进大衣衣领中以抵挡扑面的小冷风。

 正好十一点半,不知道第几波人走出地铁口之后,他呼了口热气让冻僵的脸稍微恢复些知觉,缩在口袋里的手握上了手机。耳机里放着的是某人的唱的牵丝戏,微热的机身带着熟悉的声音让他稍微暖和了些。他跟着调子抖动着身体,歌词被无声地唱出来。 

手机突然的震动让耳机里的旋律声变得听不清。

 “喂?夫人?”

 地铁里的杂音真切地传到他耳朵里,还有麦扣有些急促的呼吸声。

 他笑了两声。 “麦扣?”

“夫人!”12隔着话筒从那边喊过来,“哎我碰见人兽他们了啊!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C口C口,麻溜地,我快冻死了。”

 Pi叼着个pocky在大街上晃悠,沿街的店铺里都放着春节该放的歌,他左耳朵一声好运来右耳朵一句恭喜你发财地晃悠到了当家说要吃饭的地方,他滑开手机,时间是十二点半,他抬起眼睛看着天花板想了想迟到的理由。但转念一想又要什么理由呢,完事直接拨通了芬达的电话。 

“卧槽傻逼皮终于来了...哎夫人你别唱了!” 背景嘈杂的声音几乎快要把他的声音盖掉,陆夫人的歌声占了大半部分,各类哀嚎和求饶占了另一半,他无奈地勾了勾嘴角。

 “芬达你下来,”他顿了顿,“把你大爷我请上去。”

 “卧槽你大爷Pi。”随后电话就被挂断。 

他悠哉悠哉地靠在楼梯口的墙边玩手机,没过几分钟他就听见嘈杂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

怎么着还拖家带口地下来了?他抬起头。一群大老爷们集刷刷从楼梯上望向他,跟黑社会似的。

 他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笑。 

“Pi呀!”人兽一脸荡漾地过来勾起Pi的肩,“来来来咱在这儿聊会儿。”

 “对对对大P咱先带你逛逛街啊!” “走走走当家的带你大保健!” 

他就这么被一群人推着往外走,他看了眼芬达,芬达翻了个白眼还给他。他看见对方笑声咕哝夫人唱歌杀伤力怎么这么大的口形之后弯起嘴角。 

“当家的,我还没吃饭呢。” 

“卧槽大P你就这么忍心看着当家的被夫人给弄死吗!”12底气十足地声音里带着半真半假的绝望。完事他朝芬达挑了挑眉毛,拨开人群拽起芬达就往楼上走。 一群人也鬼哭狼嚎地往楼上走,大过年的不知道还以为去哭丧。

他悄悄挽起芬达的手,从温暖的包厢出来被凉风吹了一会儿的手指已经变得有些凉,但是手心还是热乎乎的。芬达象征性地甩了两下,然后骂了句智障就转过头看着台阶。 

过年了啊。Pi想,然后握紧了掌心里的手。

 12team成功会师,12本人很是满意。他灌了口酒喊这可是汇聚了全国的人才啊。咱能组个春晚了啊!一群人附和着说说笑笑。闹着闹着吃完饭也就快两点钟。12干掉了啤酒罐里的最后一点酒。一拍桌子说走!咱办年货去! 

年三十的白天,街上还是热热闹闹的。时不时还能看见路边放完的炮仗还有玩摔炮的小孩儿。一群人浩浩荡荡地上了地铁往lyc家旁边那个家乐福走。二十来号人就三两成团地走,时不时能听见魔王洗脑的笑声和12底气十足的大喊大叫。Mike和老黄还有小黑在一块儿说着什么12听不懂的东西。铃铛奶茶毛豆和小绝一起闹腾。牧笛和菠萝包周可儿边聊着天边盯着屏幕打得正欢。夫人和加藤黑狐就比较正常。他搓了搓手。人兽和魔王在他旁边打打闹闹。
他感觉他回到了5年前。一群人隔着屏幕聊天玩mc录视频,热闹的和过节一样。现在大家都忙起了自己的事情。连随便聊两句都成了奢望。
“12。到了。”
他回过神来,面前的车足够开一个4s店,人也比得上十月一号的天安门广场。卧槽当家的这身子骨估计得撂这儿啊。他回头看向麦扣一脸欲哭无泪。
对方无奈地弯了弯嘴角,然后走到他前面,挑了挑眉:“你还想让大Pi把你抬进去?”
他看着麦扣一脸嘲讽的表情,棕色的瞳仁里透着十足十的挑衅。一股血液带着点儿火气直接冲上了头。
“卧槽兄弟们走!”说罢头也不回地挤进了人群。
随后他身后的这些人聚成一堆跟着人群往前走。这么多高壮的大汉一下子涌入商场还让服务员惊悚了一番。陆夫人被这种防贼一样的眼神瞪得有点脊背发凉。回头一看好家伙这场面跟砸场子没两样。
“12咱分开买吧。”他挤到前面拍了拍12的肩膀,指了指身后黑压压的一群人,“怕过会儿条子给招来了。”
12开始还愣了一下,看见自己俨然从游戏主播突然变成了黑帮老大之后他止不住地笑。旁边卖电器的年轻小导购被他吓得往后缩了两步。他摆摆手。
“散了散了!买完的直接去lyc家!放开了买没钱当家的请你!”
不知道是谁带头在后面喊了句好的当家。二十多号人都跟着喊了句好的当家。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戳了一下。
“呦西今天我们要把货架搬空!”
麦扣拍了拍心思快要飘到天上的12。一米九的成年人现在兴奋得像个孩子。
他笑了笑,眼睛都快要眯起来。

陆夫人带着小绝推开lyc家门的时候大多数人还没回来。他把身上一米八几的挂件放下来朝厨房看了眼。麦扣正在和面,12在旁边拌饺子馅。Pi带着芬达坐在垃圾桶边上择茴香。
“夫人回来啦?”麦扣把和好的面放在盆里醒。然后拿起了另一个盆往里倒面粉和水:“正好,麻烦你给人兽打个电话说家里的腊八醋可能不够让他再买一瓶回来。”
“夫愣你开外放吧我也有东西忘买了。”说话的是蜷缩在角落里Pi。
“好说好说。”他从兜里摸出手机来直接一个号码拨过去。顺便开了外放。
“喂太太~”
隔着电话他都被山路十八弯一样的声音弄起一身鸡皮疙瘩。
“人兽啊。麦扣让你带瓶醋回来。”他转了转眼睛,看向Pi。
“带两盒pocky回来。晚上当家说要玩点什么。然后什么风油精辣椒油之类的你看着买。”他顿了顿,“pocky要草莓味的。”
“卧槽你大爷让不让人好好——”
机智的夫人直接挂掉了电话。之后他把电话扔到客厅的桌子上。挽起袖子之后他把锅架上了煤气灶。旁边的塑料袋里是一只处理好的鸡。他打开火,等着锅热之后倒油。
门口又是一阵响,他探出头去一看是菠萝包和牧笛又带着一堆零食回来了。后面还跟着小黑和黑狐还有老黄。手里同样是拿着一兜子零食,另一兜子是福字和春联。
他长叹一声说这估计是我这辈子过的最舒坦的年。惹来Pi一声卧槽夫人你别立flag。一群人就开始了扯皮活动。12笑了两声说别闲着了贴春联去。小绝别玩手机了帮你麦爷和面去。
于是一群人都忙了起来。小绝洗了手和麦扣一起和面团作斗争。夫人把油倒进锅里准备放料。黑狐搬了把凳子贴春联。在哪儿一个劲儿喊往左往右的是牧笛。菠萝包把原来桌子上的东西都清理干净了。小黑也挤进了厨房准备煲汤。
过于拥挤的空间让温度也提升。腊月里一群人热的满头大汗。恨不得开空调吹冷风。气氛更是比大年初一的庙会还热闹。
陆陆续续人都到齐了。一群人把案板搬到客厅一起包饺子。说来也是神奇。这么多人里没几个会擀皮。陆夫人和黑狐挑起了大梁。单身几十年的手速倒是能勉强赶上包饺子的速度。
麦扣包饺子的方法让毛豆嘲笑了一番——他从来没见过有人包出来的饺子向外弯。他自己倒是会包柳叶饺。也干不过加藤一捏就是一个的速度。
最后剩下一堆的饺子馅。面最后还是和少了点。周可儿一个脑抽说咱汆丸子吧。夫人直接拍桌说你家用韭菜馅汆丸子啊?最后还是麦扣又和了团面把饺子包上。
忙活完已经快六点。一群人洗完手坐在客厅沙发上换着台。就橘子在看着锅。麦扣洗干净手从包里拿出了psv说有怪物猎人的来联机啊。随后有psv的都掏出了psv。一波人又进了c哥卧室玩ps4。剩下的一起沉迷手游时不时蹦出几句woc断连了和下路下路快快快。
年夜饭自然是少不了喝酒。一群人都很尽兴。饭后的娱乐活动自然少不了神器陆桌游带来的好玩意儿。当他们在此拿起那套陆夫人托小绝买的uno牌的时候还感慨了好一阵。
输了的人要接受任意一个惩罚。12一脸淫笑地从塑料袋子里拿出芥末酱风油精一类的东西。甚至还有他之前从q君哪儿要过来的可以喝的润滑剂。目前分最高魔王和第二的人兽一脸“卧槽你来真的”的惊恐表情。
“那是当家的说话算话。”他得意地扬扬眉,殊不知自己只比人兽低了个位数的分。
春晚上唱歌的人他们认不出几个,小品也各种恶俗没有笑点。屏幕之前的魔王哈哈哈哈哈地大笑然后将半管芥末都挤在了蛋糕上怼进人兽嘴里。
人兽被刺激得脸都成了红色。扭头就去了厨房将剩下的鸡汤都喝掉。回来之后信誓旦旦地说这次一定要把风油精塞进魔王菊花。
卧槽兄弟你太狠了。12在一边起哄。顺手接过了麦扣递过来的几袋薯片。咬开包装之后他说好这次当家的帮你怼他!接着又投入了新一轮的战争。完全没看见Mike看着手里的一万张功能牌不动声色地笑。
Pi吊炸天的声控隔着一张桌子都能影响到芬达。两位今天晚上一直玩的很稳妥。自然也就没有被惩罚的危险。被按在地上摩擦的人兽和毛豆在几轮之后哀求着要换游戏。
“好说啊,”陆夫人洗了洗牌,把里面的功能牌都抽了出来留了张+4,“+4就当国王使。摸到的直接说颜色和数字。至于惩罚方式,咱这儿可啥都有。放开了玩。”
一群人又开始了国王游戏。一脸下来几轮小绝和奶茶被莫名其妙整的很惨。
绝宗脸都快黑了。堵上2017的欧气,小绝抽出了手下uno牌。
你看,这张牌果然不同寻常。他挑了挑眉,就差直接唱歌了。
“国王亮牌吧。”
他把牌重重地往桌上一拍。端详了一圈。
“红1和蓝2,Pi你贡献根pocky。”他敲敲桌子,“就在这儿,pocky game!亲上!”
麦扣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是要遭中啊。
“卧槽小绝你这是要搞事情啊。”12把牌翻过来拍在桌子上,一脸的视死如归,“来吧来吧卧槽早知道今天不该包韭菜馅饺子。”
毛豆把pocky从pi后的袋子里翻出来扔给12。牧笛和菠萝包兴致勃勃地打开了手机。
我怎么感觉有rec小框框在我身上飘。12打了个寒战。视死如归地挑出一根完整的pocky:“哪位大侠要夺走我19岁的初吻!”
麦扣咽了咽口水。把手里的牌翻过来。
“12和麦扣.avi 哈哈哈哈哈哈哈!”魔王笑的快要岔气。
突然间就有了一种回到了几年前,12M遍地刷的时候。12笑了两声说录就录吧,你12哥没准还能因为这个重塑往日风光啊hhhhhh。
等Mike抽到+4的时候是牧笛和魔王跳完脱衣舞的那一轮。他冷笑了两声心想这次一定得整到小绝。结果遭中的是小黑和老黄。两个人一脸窘迫地牵着对方的手过完了下一轮。
等第十八次Pi拿到+4的时候差不多快12点。外面的炮声也变得更加密集。12举着上一盘没喝完的润滑剂兑青啤说别玩了当家的带你们打炮去。
一群人披上衣服说走。Pi和12到卧室把12昨天买的两箱子炮竹和烟花搬了出来。
当家的这次可真下血本了。光礼炮就堆了有大半箱,剩下的空间整齐地码放着挂鞭。目测也得有六七条。第二箱里就装着些摔炮和烟花棒之类的小玩意儿。
一群人就把lyc家的打火机掠夺个精光。12叼着根没点着的烟要去搬烟花。游戏主播的老腰在坚持到半路就光荣牺牲了。陆夫人过去帮12扛了。到指定燃放地点的时候他们看见大批的人聚集在专门搭起的铁架子旁边。鞭炮声完完全全地掩盖了他们说话的声音。装了烟花炮竹的箱子被放到地上,12从里面拿了挂最长的鞭炮出来挂到架子上,兜里摸出打火机点着了烟,狠狠吸了一口。
烟花在他们上空炸开,五颜六色的烟火照亮了他的眼睛,他看了眼手机。差两分钟就12点。
“我这辈子没做过几件好事,”他抖了抖烟灰,随后又吸了一口,浑浊的烟随着气息吐出身体,“但是我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事儿就是认识你们。”
接着他把烟扔到鞭炮的导火线旁,火星从烟头缓缓蔓延到导火索上,接着迅速攀爬到由红纸包装着的鞭炮里。
他笑了笑。
“谢谢各位了!!”
这句话他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喊出来。接着又被震天响的炮声掩盖。他能看见。所有人都在说着什么,但是被震得发疼的耳膜却不能听到。
他又点了根烟,似乎能听到电子钟发出的12声响。
“ok,那么...”他叼着烟,一只手插在兜里,“各位新年快乐!”
——
最后求个评论啦quq.

评论 ( 17 )
热度 ( 6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