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12M】没名字 校园设定

这段时间很忙很忙. 只知道前段时间大家又一起玩了. 并没有看很多次直播. 但是就是感觉很开心. 于是把前一年写的后续翻出来填了把土.

12M P芬 有

ooc注意
RPS不上升真人注意

那天他甚至最后一节课都没什么心思上. 下课就从班里跑了出来. 早早地就到了音乐教室. 自己的架子鼓是选拔那周一点点运过来的. 小心翼翼地运了足有两三个早晨.
他估摸着离人兽他们得过个十分钟再到. 先架起了铺子. 开了节拍器随便打了些基础节奏. 紧接着敲起那首曲子的鼓点.
等Mike到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有了5个人. 一一打过招呼之后几个人都互相熟络了起来. 也终于开始了练习.一曲下来效果倒是不错.
Mike满意地点点头....

哭泣

我这两天就在想一件事儿. 就你看麦扣结婚了. 开心啊感叹之余就想着. 麦扣相关的cp还能不能产出. 能不能继续做为一对cp被人写画脑补下去. 至今没有答案.
这和女朋友总感觉不太一样. 当年12和麦扣有女朋友的时候感觉还是该写就写. 爱干啥干啥. 但是现在想起12M我就比较...有种真的回不去的感觉. 而且产粮会有种蜜汁罪恶感......
就. 难受啊.
我真的爱这对cp啊.........
写同人不涉三我知道啊....不牵扯女友以示尊敬我也知道啊.......
哇实况rps好难啊......

【12M】(目前不知道叫啥) 校园设定

最近12M发糖略多啊. 开心.
为什么太太都不产文orz饿得发昏于是自撸一篇.
发文=复建 o o c请注意quq.
架子鼓12 x 钢琴小王子Mike
——
同学渐渐离开教室. 桌上摆着杂乱无章的uno牌和桌游散碎的部件. 陆夫人翘着腿百无聊赖地对着屏幕戳戳戳戳. 音乐教室在地下一层.他裹了裹校服. 快要12月的下午即使是穿着羽绒服也是凉飕飕的. 隔壁是嘈杂的吉他和架子鼓的声音. 他倒是不讨厌.
有门被推开的声音. 他趴在桌子上没动.
Mike背着琴推门进来就看见这一米八几的大汉对着手机一脸痴迷. 也是挑了挑嘴角. 把凳子拉出来在陆夫人对面坐下. 从旁边的书包里摸出一份单子.
“今天这些你看上哪个了?”...

有感

12这次算是跌到人生谷底了.但所谓置之死地而后生.说的也就是这样.
不管怎么说.舆论在这边.aumi哪儿自掘坟墓.不过脑子.小帅喵的二五仔形象深入人心大概段时间内不会有人粉他了.而b站那儿对这件事情的高度关注让12出现了转机.
不得不说12真的成长了许多.这些成长是有代价的.
浴火重生.希望他能带着愈合的伤疤归来.完成12周目.
12已经跌到底了.接下来就是崛起的时刻.
Then we raise you, like a phoenix.

【12M】only

突然的脑洞😂.还是很老套的设定.小虐一把.
角色死亡请注意.
ooc.
——

三楼的窗户能让12看到很多东西.花园里玩耍的孩子们.推着老人轮椅慢悠悠散散步聊天的而中年人们.穿梭于各个建筑的护士小姐.多少都能让他打发时间.实际上如果不是手机在事故中被碾碎.他才不会和老人一样.靠这些个玩意儿度日.
他往左边瞥去.那个人现在闭着他天蓝的眼睛睡着.金色的发丝被小风吹动.白色的被褥被随意地盖到腰的位置.裸露在外的手臂干干净净.衬着白色条纹的病号服显得有种病态的颜色.他弯了弯嘴角.刚下完雪的二月末可真没那么暖和.查房的小护士也没搭理他.就着么冻着这病得什么时候才能好.
他伸手过去想帮他把被子拉上.但是也只能是想了....

瞎讲.

每一对cp都有他的繁荣和衰落.
既然现在12和他的team已经散开了.为什么还要强行拼凑在一起.
我也很想他们再次聚在一起玩.很想看到诸多cp的粮食堆积成山.
后者也许可以.前者怕是再也做不到了.
但是为什么番剧电影一类.里面的cp寿命几乎都比rps长.
如果只是因为人们不互动就不粉了的话.未免太轻易了些.
为什么我们不能把之前的视频当作这些东西来看.来公平对待.他们曾经繁荣过.这就够了.
他们现在都在成长.同时也在老去.其中大多数都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总不可能指着他们发一辈子糖.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物是人非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关于黑和粉.还有12本人的所作所为.很简单.错了就是错了.黑就是黑.

错的不...

【12M】再一次 .短.有感而发.

看见人兽的那条微博之后激动得热泪盈眶.开始还只是因为12M终于有糖.后来就想了想.人兽为12team做出很多.从开始到现在.没有他.恐怕12和Mike永远都不会有交集了.虽然就算有这条微博也不一定.但这起码能看到一点点希望.还有人在维系着这个team之间的关系.这就有希望.

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多想了.
就.文内想法是我施加上去的.
这会使Mike及度ooc请慎入orz.

祝12生日快乐!
———
那天他下班的时候是五点.前两天忙完的那波活大概也是近期最后一波了.经理也是心情好得像灿烂的太阳.接下来的周六日没有加班.也没有突然被叫回来的危险.自然是神清气爽.于是豪气地多给了他们半个小时的假——否则他也不会五点...

炸成烟花!!!!

【12M】The light guiding your way -P1

摆渡人paro

是个双人接力文儿.

下P———  @洛伊_今天还是没更新  


可能有小bug请指正.会及时修改.

贼短的p1.


ooc注意.


死者12x摆渡人Mike


————

那天是12的生日.他连着上了一天班之后又熬了一次夜班才能请出一天假期和朋友们聚一聚.疲劳的身体配上过量的酒精让他觉得自己的脉搏不太正常.一群人闹到夜里三点.都醉得不省人事了才一个个爬上沙发和床.他头疼的要命.心脏跳的飞快加上胃部穿孔了一样的疼.不管不管.他迷迷糊糊地趴到床上.睡一觉起来就好了.他如是对自己说.


他做了一个很长的...

【12M】情人节 工口毛衣的车

12M



情人节



露/背/毛衣



h



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还是在214结束之前码出来了.曾一度接近难/产.甚至以为要三月才能发.



这是一辆联动圌车. 图 链接  @洛伊_今天还是没更新 



背景设定是 已经有事业但是还在直播12 & 程序员麦扣



感觉还会用这个设定写点啥.感觉挺好. 



嗯 OOC是不可避免的. 慎用



对于这个还没有回暖——甚至还寒风凛凛...

【12team】过年 全员向

本来年三十就该发的愣是拖到现在.怎么讲.虽然现在感觉12t已经淡出群众视野.但是还是比较愿意相信他们在私底下玩的很好.都还有联系.还是以前热热闹闹的样子.
全是流水账和莫名其妙的结尾orz.求轻喷.
12M 和 P芬出没.后者较少. 还有一句话的没提出来的陆散orz.
OOC注意 ooc注意 Ooc注意

那天是大年三十前一天,鞭炮的声音却比得上大年三十的晚上,在太阳都刺破窗帘闪得他难受的时候,12慢慢悠悠地睁开眼睛,看见的是并不熟悉的天花板。什么玩意儿,他迷糊了一会儿,我是谁我在那儿今晚吃什么的问题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他打了个哈欠,从被窝里伸出来准备拿手机的右手碰到了一具温热的身体。

 然后...

【陆绝】J'avo R18

考完试之后的放飞自我.没玩过生化危机6bug多如狗求轻喷quq.

至于ooc 在下尽力了orz.

话说这梗真好啊.

【J’avo远看时其实与人类并无太大区别,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们的面部已经产生了非常恐怖的变异。他们的肤色一般都已经严重褪色,脸上可以隐约看到蓝紫色的血管。他们的牙齿一般都不整齐、呈锯齿状,并且同样也已经褪色。他们身上最显著的变异体是他们巨大、圆滚滚的眼睛,但是瞳孔很小。眼睛的虹膜上布满了细小的斑点,颜色趋于灰白或蛋黄与深黄或褐色之间。

J’avo有很多双眼睛(此点略

J’avo都是完全具备思考能力并且行动有序的。

当人类变成了这种物种之后,他们将完全丧失自我意识,

糖啊兄弟们!!!!!!!

战后 (双飞 肉 蜜汁各种play)

owonly的夭折了的无料.比较匆忙地赶出来的.比较粗制滥造orz.
法鹰受注意!

Come on let's bring it together!

————

法芮尔感觉自己醒了.但是她无法睁开眼睛.紧紧缠着的绷带不允许她这样做.转动着的干涩的眼球与那层薄薄的皮肤摩擦的感觉真是不怎么样.她想要揉揉眼睛.手上打着厚重的白色固体却不允许她这样做.

混沌的大脑终于给出了有意义的指令.她猛地直起身.却因为酸痛的肌肉而倒下.

我的队友还需要我!

漆黑的视野里出现了源氏无力地靠在墙后的身体.莱因哈特破碎的盾.半藏空掉的箭囊.和身后几乎是疯狂射击却不能将队友救起的母亲.身后的油箱不是能够支撑自己悬空的重量.她却没有...

Pi芬的车.梗源于空间.详情见图.
涉及一点血腥.肉里有很谜的剧情orz.

#圈地自萌 圈地自萌 圈地自萌!
肉 慎入
Are you ready?

舞池里几对男男女女聚在一起.踢踢踏踏脚步声和着小步舞曲的调子意外地好听.有尖细或低沉声音相互感叹着假期的来临.Pi晃了晃手中的可乐罐.接着里面冒着泡儿的液体被灌下大半.二氧化碳从身体冲出的感觉让他觉得无比痛快.他抓起筷子夹了块肉放进嘴里咀嚼.油盐含量明显超标但这使他更加愉悦.随即朝刚刚进门的芬达招招手.指了指旁边的空位示意他坐下.
身旁的沙发陷了下去.他转头.看见芬达白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比平时少了几分光泽.一对漂亮的眸子里也布满...

【12M】酒后

拖了很久的玩意儿终于出来啦.果然麦扣是最香甜的不是吗!

12M 开车.不喜者慎入.

请不要告知本人.

ready?

玻璃杯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浅棕色的液体在昏暗的灯光折射出异样的颜色.12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看着周围一干人醉醺醺的样子.被酒精麻痹的大脑也做不出什么反应.道长吵吵嚷嚷地抢过麦克风嚎了出来.引了魔王一句我操你大爷.还在那儿痴呆一样盯着魔王傻笑.陆夫人在打游戏.Pi和芬达不知道在聊些什么.team里的人都在包间里.几乎都在.除了哪个高高瘦瘦的带着眼镜的人.12无意识地摩挲着杯子.眯起的眼睛里透不出什么来.半晌他皱着眉头摸出了手机.上面只有几条微博推送.没有一点他的消息.他点了根烟叼上....

米英 20160704 独立日贺文

2016.7.4.独立贺.

肉注意!

灯光陆续点起.印满着条旗的气球被系成一串串.在高楼大厦之间随风飘荡着.周遭的店铺早早关门去庆祝祖国的独立日.夜空吞噬了夕阳最后一丝光芒.现在是人们狂欢的时间了.
即使是周一.人们对跳舞的热情也并没有任何的改变.明亮的大灯被关掉.只有各种效果灯光闪耀在舞池中.亚瑟微微摇晃着手中盛有琥珀色液体的酒杯.视线却停留在舞池里.那头金色的头发不管在哪里都那么耀眼.亚瑟呷了口酒.醉意渐渐赶走理智.他却没有察觉.他闭上眼睛.却只能想到那对天空般的眼睛.
睁眼.阿尔仍然被人包围在舞池中央.夏日的炎热就算空调开到零度都无法抵挡.他看着阿尔撩起女人的短上衣.他能隐隐约约地看见那里面性感...

米英 吵架 短 完

这篇儿是给基友的生贺w.再加上情人节快到了所以也是情人节贺文啦w.
此文.BGM为.爸妈吵架声orz.
——
吵架.
电话的声音从来没有停下过一样.整齐的报价单已经被乱糟糟地铺在桌子上.鼻腔中都是浓重的油墨的味道.由于昨晚纵欲过度而疲惫不堪的身体快要报废了.心里暗自咒骂着自己愚蠢的爱人.亚瑟盯着电脑上的excel.刺眼的黑白让他几乎要瞎掉.他尽力保持着温和的态度去回应自己的顾客.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出一连串的机器型号和数字.这位讨厌的法.国.人已经和他讨价还价很久了.适时放下狠话.接到对方的转账.明晃晃的黑色数字让他稍微愉悦了一些.再送走挂着满脸笑容的年轻人.挂掉最后一通电话.
他听见电子钟清脆的声音.不...

圣诞贺文 20151224

——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天气越发的寒冷.街上形形色色的人们都穿上了厚重的绒服御寒.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快活.空气中洋溢着姜饼和糖果的味道. 商店的橱窗上都装饰着小铃铛和糖果拐杖.教堂的颂歌声远远地传来.
多么美好的时节.这个时间他本应坐在家中.靠着暖烘烘的壁炉.细细品味邻居那位温柔的太太送来的红茶.
可惜.他需要再为太太家的学生再上那么三十几个小时的课.或者说.当那么两天的看管人.这家的太太准备去医值两天一夜的班——为了那些可怜的病人.
他至今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不回家过圣诞节.当然.不是为了某个蠢货.
“亚瑟.”阿尔弗雷德用手上的铅笔无力地戳了戳那本厚厚的英语课本.“Hero觉得现在不应该做这些该...

Jones and Kirkland 9


chapter 9
即使是预料之中的话语也让亚瑟微微愣了几秒.毕竟亲自听到和自己推测的感觉不一样.阿尔要走了.而且马上就要走了.
“柯克兰先生.”见亚瑟没什么反应.他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我并不是来征求您的意见的.”
“我知道.”他控制着脸部肌肉.做出一副平静的表情——表演系的优等生演技能差到哪里去?他将鼠标移到左下角.白的扎眼的箭头图标有轻微的颤抖.
“如果您能把他带走.我会非常感谢您的.”亚瑟哑着嗓子挤出这句话.站起来.幅度略大的动作差点推翻椅子.他从威廉身旁走过.缓缓推开门.白炽灯光从客厅照进昏暗的房间.在他本就苍白脸上渡上一层惨淡的银色.威廉看见他的嘴角有抹笑容.是如释重负吗?显然.
——
也许...

Jones and Kirkland 8

Chapter 8
“欢迎回来.亚瑟.”阿尔靠在椅背上一副自在的样子.微微眯起眼睛.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灿烂.柔软的金发在日光灯下也还是那么耀眼.这小子有时候还是很可爱的不是吗?亚瑟勾起了嘴角.起码这张脸挺养眼.
“但是亚瑟你太慢啦!”下一秒.阿尔就嘟着嘴朝亚瑟抱怨着.对方一记眼刀甩过来让他打了个寒战.头发都快要竖起来.Hero又哪里惹到他了.泄气皮球一般.阿尔又嘟着嘴将胸中的怨气随着二氧化碳吐出去.扽住衬衫的袖子摩擦着手机屏幕.上面的指纹和沙拉酱有些影响它的功能.尽管他早就没电了.
亚瑟板着脸.粗暴地拉出椅子.他刚刚一定是看书看瞎了才会觉得阿尔有点帅气.几乎是砸在了椅子上.他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摆在旁...

Jones and Kirkland 7

Chapter 7
所幸的是基尔伯特很快就找到了睡着的两个白痴.睡在床上的那个大大咧咧的没脱鞋就躺上亚瑟刚洗干净的床单.就算是他也知道糟蹋劳动成果是可耻的行为——虽说他也这么干.但一个trouble maker这样无忧无虑地躺在这儿让他莫名地不爽——关键是他还占了亚瑟的床.
不过亚瑟还在.基尔的神经放松了下来.那就行.至于这个小子.他成肉酱被人吃了和他都没半点关系.
他草草解决掉早餐.把盘子泡进洗碗池里的时候他抬头瞥了眼表.11:55.公车12点来.正好赶得上.去还是不去的答案已经很清晰了——再不上课他学分都没了.基尔活动活动酸痛的身体.抄起被仍在沙发下面的书包.琢磨着亚瑟也该醒了.他从门口折回去倒...

Jones and Kirkland 6

chapter 6
阿尔用手指勾勒着桌布格子状的花纹,空洞洞的眼神死死盯着浅色的线条。从亚瑟关上房门之后,过了大概两个小时。他就再也没出来,阿尔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开始还可以刷刷推特脸书看看Youtobe什么的。不过现在,他一头砸在桌子上,HERO可以被称之为生命的手机没电了——剩下的价值大概也只有发烫的外壳可以在冬天里温暖一下冻得僵硬的手指,当然在有暖气的房间里,他不快地将手机扔到桌上,他的手机就是个废物。仔细听听,这房子里除了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人的呼吸声之外,他好像只能听到秒针转动的声音。阿尔打了个寒战,这儿静的有点可怕。亚瑟哪儿也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动静让阿尔有点担心。
莫非他父亲已经出手了?他...

Jones and Kirkland 5

Chapter5
怎么说呢.美国人差点没抄起手边的茶壶扔过去.不过这看起来像是亚瑟的东西摔碎就麻烦了.对面德国人的表情从惊讶变成满满的愤怒.他趿着拖鞋无视满地的玻璃碴冲到阿尔前面揪住他的衣领——那该死的西装领子勒的他穿不过气.要是换成平时的north face Hero一定不会这样.他在被狠狠推倒在地上之前只有这个想法.
基尔伯特右手拎着亚瑟放在桌脚的背包笑吟吟地看着阿尔——然后照着他的头狠狠砸了下去.
“No!!!!!”
亚瑟看到了这幅场景.他似乎能听见自己电脑被碎成两半的声音.上帝保佑.他的电脑今晚终究逃不过毁坏的结局吗!英国人愤愤丢下装满玻璃渣的塑料袋.把基尔手中的背包抢回来——鬼知道他会不会再...

Jones and Kirkland 4

Chapter 4
——
注意.普爷OOC 不悯友情向.
——
挂在阴冷潮湿楼道天花板上的灯泡忽明忽暗地闪烁着.明暗不定的光亮给眼睛带来了讨厌的感觉.阿尔摘下沾了污痕的眼镜——蒙蔽了视线的平光镜纯属碍事.他揉了揉泛着不正常湿气的眼——这儿的气氛实在让他不爽——又黑又冷又阴森.活像恐怖片里女鬼出现的地方.艳红色的鞋子踩着无声的步伐紧跟在自己身后.一步.两步.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肌肉都紧张了起来.clam down Alfred.他对自己说.Hero是不会怕那些有的没的的东西的.但他还是竖起耳朵.鞋底摩擦地面的轻微震动也传入鼓膜.他打了个寒战.只是有点冷而已.他装作镇定地往手上哈了口热气——往比自己额头都烫的...

虽然没人在意但姑且来请个假.
事情是这样的:班里43个人19个发烧走了16个.这儿有点咳嗽倒是没发烧觉得被什么事但是最后一节课直接飚上39.所以我想说什么大概也就清楚了.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更还是会更的不过3000不保证了(orz.QUQ于是请注意身体.
珍爱生命.请勿作死.

Jones and Kirkland 3

chapter 3
等乘上地铁亚瑟才送了口气.阿尔弗雷德正得意地拿着免费的报纸来回翻看。别误会了.他平时不会看新闻的——翻报纸只是想找找有没有数独游戏可以做罢了——毕竟在地铁上的时间太闲了不是吗?
“Alfred!”亚瑟瘫软在座位上压低声音吼向阿尔弗雷德.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让他的身体承受了太大的负担.要知道他的体育成绩不是很好——尤其是长跑.他感到血液一涌而上全部流入大脑.这使他的面色通红.汗液也随之如雨水般从脖颈滑下.流入被解开了两颗扣子的领子中.
“嗯?”阿尔应了一声.自己死死的盯着那页报纸上的数独题.指尖上空荡荡的.缺少了钢笔的重量.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谁让他刚刚把自己最爱的派克扔了出去——顺带...

Jones and Kirkland 2

Chapter 2

“这位先生。”阿尔推了推眼镜,“我家的管家有些失礼,无意冒犯您。”

“虽然很对不起您,但是请不要打扰我的学业。”抬起头,亚瑟注视这对方,微微眯起的眼睛是清澈的蓝色。挺不错的男孩,亚瑟瞟了眼页码,合上了手上的书。但是对他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袖口沾着白色沙拉酱,嘴角反着光——油渍还黏在上面没有擦干净,刚刚走过来的时候脚的动作也有点不正常,明显是没有适应脚上的高档皮鞋……

亚瑟细细地打量着所谓的“Mr.Jones”他可记得琼斯是个挺富有的家族,自家少爷的形象就是这样吗?还是思春期的小鬼就这么放出来招风惹火?

“总之,”阿尔微微勾起嘴角,“不知道柯克兰先生能不能和我谈一会儿呢...

Jones and Kirkland

暑假前开的脑洞现在开始填了小白求轻喷QUQ有错误或缺点欢迎指出w

chapter 1

“罗密欧啊,罗密欧!为什么你偏偏是罗密欧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凯普莱特了。”

“那么我就听你的话,你只要叫我做/爱,我就重新受洗,重新命名;从今以后,永远不再叫罗密欧了。”

无聊阿尔打了个哈欠,敷衍地为人们口中所说的经典片段拍了拍手。随手抓起放在一旁的汉堡大口咬了起来。面包渣掉满地。嘴角也沾上了些沙拉酱。“简直和一个毫无修养的平民一样。”他的管家是这样评价他的。

“去他妈的修养!”他把剩下的半个汉堡全部塞到嘴里,喝了口可乐顺了下去...

【整理】考试前随手写的东西

亚瑟,今天真是个好天气啊。阿尔站在甲板上,咸腥的海风吹拂着他不复稚嫩的脸颊。回答他的并不是习以为常的古板声线和好听的伦敦腔。耳中充斥的只有浪花的声音。亚瑟,回来好不好。金发的少年跪在无人的甲板上失声痛哭。在伦敦经纬度上的船被海浪拍打着。

暑假?亚瑟悠悠地转着手中贴有星条旗的签字笔,望了望黑板左侧清晰分明的课表,无奈地笑了。暑假?阿尔啃着手中的汉堡,翻开粘着米字旗的铅笔袋,看了看右面正在小憩的亚瑟,再看看桌上打着红叉的卷子,欲哭无泪地笑了。

亚瑟,你的一举一动都不能逃过HERO的眼睛,因为HERO眼里只有你。

独\立\战\争的那把木仓还依旧留在我的仓库中,深深的刀痕刻画着你当时的痛楚。不过...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