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12M】only

突然的脑洞😂.还是很老套的设定.小虐一把.
角色死亡请注意.
ooc.
——

三楼的窗户能让12看到很多东西.花园里玩耍的孩子们.推着老人轮椅慢悠悠散散步聊天的而中年人们.穿梭于各个建筑的护士小姐.多少都能让他打发时间.实际上如果不是手机在事故中被碾碎.他才不会和老人一样.靠这些个玩意儿度日.
他往左边瞥去.那个人现在闭着他天蓝的眼睛睡着.金色的发丝被小风吹动.白色的被褥被随意地盖到腰的位置.裸露在外的手臂干干净净.衬着白色条纹的病号服显得有种病态的颜色.他弯了弯嘴角.刚下完雪的二月末可真没那么暖和.查房的小护士也没搭理他.就着么冻着这病得什么时候才能好.
他伸手过去想帮他把被子拉上.但是也只能是想了.他的腿被固定在床尾.而病床之间的距离又太过遥远.他连为他盖个被子的事情都做不到.
他知道自己不能和Mike产生什么关系.他甚至不知道Mike能不能记住他这个只是和他在一个病房里待了几天的人——他甚至不知道Mike是因为什么住的院.Mike一点都不向他提起.他目前也只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长着金发却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
“唔…”躺着的人突然挺直了身体.伸过懒腰之后那双眼睛也睁了开来.
“早安麦扣.”
“早安.”Mike坐起来.朝他笑笑.“12.”
查房的护士再一次敲开了他的房门.看也不看自己旁边的Mike.推着推车到了自己旁边.盘子上放着绷带和碘酒.没等小姐姐开口他就主动躺下.
换药的时候床边的窗帘没有被拉上.而Mike也很知趣地看着一本英文书.他不知道这本书的名字.甚至类型.他感觉伤口上盖着的纱布被撕开.抹上碘酒.护士什么都没说.留下药物就匆匆离去.他觉得自己恢复的很好.估计不久就会出院.床位紧缺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但是Mike从他住进来开始就在这里.看这个样子怕是自己出院也不会离开.
“麦扣呀.”他摸了摸床头.上面没有自己熟悉的打火机和烟.尴尬地收回手.他看向那对眼睛.”护士姐姐怎么都不理你啊.”
“住太久人家都烦我了.”他摇摇头.无奈地勾起嘴角.”再说我这也不用换药什么的.也就不管了.”
按常理说就算没有照顾的必要.这张脸.他再次偷偷打量着.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带着个眼镜.散发着知识分子柔和且文雅的气息.却没有护士姑娘和他说过一句话.甚至连眼神都不愿意往那边扫一眼.他想了想也想不出个结果也就懒得继续了.人家不愿意说自是有苦衷.再深究没准连个话都说不下去.
他又和麦扣聊了几句.内容包括淡到发毛的病号餐和楼下那些个吵闹的小孩子.Mike也只是微笑着倾听着.时不时附和几句.他有意无意地试探Mike的情况.比如生的什么病啊为什么没有家人来啊或者你喜欢吃什么之类的东西.但是问题都被不动声色地躲了过去.
Mike并不想谈论他自己.但是他却不知道怎么地知道自己的起床时间和各种生活习惯.和自己生活了多年的室友都没有他了解得那样细致.想到这里他眯起眼睛.搏动着的心脏那边带上了小小的幸福感.
“麦扣啊.“他的眼睛从墙上的电视转到对方身上.“你什么时候出院啊.”
突然的问题让Mike挑了挑眉.细长的眼睛从那篇鸟语上移开.看穿自己灵魂一样直直地对上自己的目光.
“…”思忖了片刻.Mike张开嘴唇.
“两个月吧.”他漂亮的眉头皱在一起,好像在计算一道复杂的数学题.语气飘忽不定.”两个月吧.”他又说了一遍.这次坚定了很多.也不知道是谁给12还是自己听的.
“成.“他弯起嘴角.“到时候哥们儿请你吃饭..”

两个月之后他还是在病床上躺着.身体上的伤都好了.主治医师也不知道来了多少次.却对出院绝口不提.他也乐得自在.毕竟能和Mike多相处几天.他的银行卡里也有足够的数字.事实上他恨不得直接和主治医生说他要和Mike一起出院.接着找些借口真正建立起朋友关系.再慢慢发展.石老板的魅力没有人能拒绝.他像个小孩子一样.幻想着自己能怎样把喜爱的人留在身边.
“12.”他缓过神来.Mike站在他床边.
“咋了麦扣?”
Mike没有回答.他半低着头.眼神停留在自己的脸上.那对眸子失去了光彩.和一滩死水无异.脸部肌肉瘫痪了一般.没有任何表情.12被吓得坐了起来.他从来没见过Mike这个样子
“麦扣?”
“嗯.没事.”被叫到的人眨了眨眼.朝他勉强勾起嘴角.“12.晚安.”
颤抖的声音和半睁的眼睛让他觉得不太妙.皱起的眉头和一副惆怅的表情让他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他伸出手去牵Mike.却因为不知道牵哪儿而放下.现在他甚至不敢碰他.恐怕轻轻地一根羽毛压在他身上就能让他死去.
“晚安.”他说.接着Mike关掉了他头顶的灯.

朝阳照在他脸上.他打了个哈欠.放弃了赖床的想法.翻了个身准备起床洗漱.
“早啊麦扣.”
没有人说话.他心里咯噔一下.猛地拉开隔离床位的窗帘.床铺叠得整齐.哪还有人的影子.卧槽.他站了起来.Mike床头摆放着的书籍没有了.药瓶没有了.床铺上那么干净.甚至一根头发都没有留下.
查房的护士推门走了进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他急忙询问Mike在哪儿.
“麦扣?”护士皱了皱眉.眼神里充满了失望.“又是麦扣?”
“您知道他!?”
“12.躺到你的床上去.”
“您能不能告诉我他去哪儿了?”
“先躺回你的床上去.”

主治医生带着一大批人涌进了小小的病房.12正急躁地望着门口.他让12坐下.
“12.你说麦扣走了.”
“是的医生!”对面的人无比激动.“麦扣突然间就走了.您能不能告诉我他的联系方式?”
“描述一下麦扣.”医生推了推眼镜.
在这之后是长达两个小时的交流与记录.等他走出病房的时候12急的快要跳楼.他招手唤来护士.
“我会开一份新的药方.一定要让他按时吃.”他摇了摇头.接着走向了下一个房间.
实际上药物的作用微乎其微.他知道Mike的死去让12受到了太大的打击.接踵而来的就是心理上的崩溃.接着大脑制造出了幻象来保护自己.
医生叹了口气.走向了下一个房间.

12.我走了.你要好好活着.
他梦见那个姓李的男生吻了他的唇.他的背后是蓝天白云.还有高耸入云的大厦中央.他说了再见.接着跳了下去.
他喘着粗气睁开眼.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他转过身.看到一个金发的人坐在床上.精致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肤.带着眼镜.散发知识分子柔和且文雅的气息.他一下子看的入了迷.心脏像是被箭矢射中了一样.
“你好.”对方笑了笑.“我叫Mike.”
——
喜欢的话求个评论w.

评论 ( 1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