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战后 (双飞 肉 蜜汁各种play)

owonly的夭折了的无料.比较匆忙地赶出来的.比较粗制滥造orz.
法鹰受注意!

Come on let's bring it together!

————

法芮尔感觉自己醒了.但是她无法睁开眼睛.紧紧缠着的绷带不允许她这样做.转动着的干涩的眼球与那层薄薄的皮肤摩擦的感觉真是不怎么样.她想要揉揉眼睛.手上打着厚重的白色固体却不允许她这样做.

混沌的大脑终于给出了有意义的指令.她猛地直起身.却因为酸痛的肌肉而倒下.

我的队友还需要我!

漆黑的视野里出现了源氏无力地靠在墙后的身体.莱因哈特破碎的盾.半藏空掉的箭囊.和身后几乎是疯狂射击却不能将队友救起的母亲.身后的油箱不是能够支撑自己悬空的重量.她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几乎要被对方火力穿透的机甲.推进器的冷却完成.她大吼着冲上了天空.杀红了的双眼里没有一点理智的光彩.

“Justice rains from——”

那声枪响直接穿透了她的胸膛.对面狙击手得意洋洋的笑容让她的血液快要炸开.破损的机甲终于不堪重负.大块小块的金属压着她以更快的加速度掉下来.

硬邦邦的地面直接拍上了脊椎.一股温热的液体从她口中喷出.意识渐渐沉下去.沉下去.

“法芮尔.”

清脆的声音把她拉回现实.她循着声音转过头去.熟悉的脚步频率和高跟靴与地板碰撞的声音让她放松下来.

她想起那场战斗最后一声怒吼一样的英雄不朽.而她在看到队友被一个个拉起来之后倒了下去.

脚步声渐渐靠近.接着是布料与床单摩擦的声音.一只温暖的手搭上她的身体.

“你好.安吉拉.”

她干巴巴地挤出一句问候.也不知道之后要说什么.她相信任务是成功了的——否则她也不可能躺在这里.她抿了抿嘴唇.

“肋骨断了4根.脊椎骨裂.四肢均有不同程度的骨折.失血约2000cc.弹孔47处.中度脑震荡.”声音顿了顿.“法芮尔.我很失望.”

声音里更多地透出的是愤怒.她皱了皱眉.之前失败的屈辱加上现在责难一样的词语让她怒火中烧.她加大了声音.

“安吉拉.我是个军人.我的职责为了自己的队友战斗.而不是瑟缩在后方发抖.”

安吉拉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轻轻地拨弄着爱人前额的碎发.一周半的恢复虽然让这具身体重新回到了从前的状态.但也没有消磨这闪闪发光的意志.但是.她也不能忍受眼睁睁看着恋人在自己面前倒下去的痛苦.

她几乎是将她的身体拼起来的.就像拼拼图一样.

安吉拉咬了咬唇.

“你要知道.死掉的人是不可能保护队友的.”

她穿梭于战场.治疗的光辉被赋予到每个人头上.实际上如果当时是她站在敌人面前.她也会想要举起手枪而不是隐藏起来治愈队友——这是作为一个人应有的冲动和愤怒.但她知道冲动是魔鬼.她仍然会选择后者——为了整个团队.

她知道这次的任务是那样的艰难.以至于她所带来的第二梯队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

“法芮尔.我希望你能保护自己.就算是为了我.”她攥紧了盖在对方身上的布料.“我不希望有任何人死亡.”复活毕竟还是有代价的.

没有人说话.房间里除了仪器发出有规律的声音之外.几乎要静止了一样.她听见安吉拉又叹了口气.接着那只手渐渐向下移.脸颊被轻轻抚摸.是比自己更加温暖的体温.

“我...”她抿了抿嘴唇.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一片漆黑的视野也不允许她观察安吉拉的表情.

“嘘——”

她感到那只手继续向下.磨蹭着她的颈窝.紧接着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感觉身上盖着的东西被掀开来.

“不过这次.幸好你还活着.”

她似乎能看到安吉拉和以往一样的微笑.哪个笑容里似乎包含了整个太阳.她还是那个温柔的天使.法芮尔勾起嘴角.两瓣湿润温暖的东西覆上了她的嘴唇.

car-

http://m.weibo.cn/3471641634/4041392684649831?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mid=4041392684649831&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4041392684649831&lfid=2304133471641634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评论 ( 11 )
热度 ( 69 )
  1. 法鹰家有个天使中二病患者203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