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米英 20160704 独立日贺文

2016.7.4.独立贺.

肉注意!

灯光陆续点起.印满着条旗的气球被系成一串串.在高楼大厦之间随风飘荡着.周遭的店铺早早关门去庆祝祖国的独立日.夜空吞噬了夕阳最后一丝光芒.现在是人们狂欢的时间了.
即使是周一.人们对跳舞的热情也并没有任何的改变.明亮的大灯被关掉.只有各种效果灯光闪耀在舞池中.亚瑟微微摇晃着手中盛有琥珀色液体的酒杯.视线却停留在舞池里.那头金色的头发不管在哪里都那么耀眼.亚瑟呷了口酒.醉意渐渐赶走理智.他却没有察觉.他闭上眼睛.却只能想到那对天空般的眼睛.
睁眼.阿尔仍然被人包围在舞池中央.夏日的炎热就算空调开到零度都无法抵挡.他看着阿尔撩起女人的短上衣.他能隐隐约约地看见那里面性感的内衣.金色的大波浪卷随着女人近乎疯狂的动作摇摆摇摆.她那丰满的胸部——据他自己丰富的经验推测.那起码是D杯——在阿尔的腹肌上摩擦.他眯了眯眼睛.看清了女孩的表情.脸颊上是不正常的红色.这动作大概也是酒精的产物.他用力眨了眨眼.又试图看清阿尔的表情.然而那些红红绿绿的灯光闪得他简直想吐血.
说起来.他瞥了眼窗外.街上到处都是星条旗.连酒吧里的几个醉鬼都高唱起星条旗永不落.今天好像是阿尔的生日.他模模糊糊地记起弗朗西斯和威廉姆斯带了一大票人来这儿给阿尔开party——谁让这个蠢货的生日和国庆是一天.每次都过得那么张扬.吵得他耳朵痛.不过人多的话.阿尔会开心吧.他晃了晃头.将这个想法甩在脑后.这和他没有关系.
亚瑟仰头喝光杯中的威士忌.厚重的泥煤味和浓烈的香味麻痹了舌尖.他将酒杯重重砸到实木的桌子上.又重新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拿起酒杯的动作一顿.摸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犹豫了几秒.然后还是选择了挂掉.重复三次之后他接了起来.听了大概有几十秒.那嘈杂的声音震得他头疼起来.最后他随意地回了几句又挂了电话.利索地关掉手机.对着黑色的屏幕.他看见了自己醉醺醺的脸.也看见了从身后走来的蓝色眼眸的男人.
“舞王终于肯从舞池下来了?”他对着满身汗水的阿尔晃了晃手机.眉毛微微挑起.“他们都等着呢.”
“亚瑟...”阿尔低下头.看见一对儿漾着醉意的祖母绿.昏暗的灯光从男人身后打过来.一切都显得那么模糊不清.却又能看见对方半眯着那对漂亮眸子的性感样子.他俯下上身.蹭了蹭对方的脸.亚瑟的头发硬硬的.鬓角轻轻扎着他的脸.他轻轻吻了吻对方白暂的脖颈.然后对着微微泛红的耳尖吹了口气.又意味不明地笑了.
亚瑟感到自己的鼻腔中充斥着酒精与汗水味道.意识被低沉的声音刺激得有些迷离.一双有力的手臂紧紧抱住了他.指尖隔着衣服.顺着腰部微微突出的骨骼一直向上.又在颈部裸露的皮肤上画画似的游走.另一只手在大腿上肆意抚摸.
他大概知道阿尔弗雷德要干什么了.
“亚瑟...”阿尔轻轻咬住对方的耳垂.含糊不清的声音传到对方耳中.“我要礼物.”
被叫到名字的人身体一僵.偏过头去.
“阿尔弗雷德.我希望你能够注意一下你那帮朋友们的感受.他们已经等你很久了.”
“礼物...”
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他所有的话语全都被堵在喉咙里.随着灵巧的舌头进来的是对方的味道.他感到阿尔挑衅似的撩拨他的舌.血液一下全部冲上脑袋.他不甘示弱地挑逗着对方.柯克兰先生的吻技可是出了名的优秀.怎么可能输给这个狂妄的小鬼.
两人吻得火热.时不时有轻微的水声传到亚瑟耳中,他的手臂环上对方的脖颈.将对方拉得更近.温热的鼻息洒在他脸上.心脏里有什么东西在躁动.分不清是谁的粗重的喘息声快要震破耳膜.他觉得对方的身体渐渐变得更热.更热.他快要融化在这个吻中.


高能部分请转站weibo.

http://m.weibo.cn/3471641634/3993793449245548?uicode=10000002&moduleID=feed&mid=3993793449245548&luicode=10000011&_status_id=3993793449245548&lfid=2304133471641634_-_WEIBO_SECOND_PROFILE_WEIBO&sourcetype=page&lcardid=

评论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