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米英 吵架 短 完

这篇儿是给基友的生贺w.再加上情人节快到了所以也是情人节贺文啦w.
此文.BGM为.爸妈吵架声orz.
——
吵架.
电话的声音从来没有停下过一样.整齐的报价单已经被乱糟糟地铺在桌子上.鼻腔中都是浓重的油墨的味道.由于昨晚纵欲过度而疲惫不堪的身体快要报废了.心里暗自咒骂着自己愚蠢的爱人.亚瑟盯着电脑上的excel.刺眼的黑白让他几乎要瞎掉.他尽力保持着温和的态度去回应自己的顾客.手指在键盘上飞速敲出一连串的机器型号和数字.这位讨厌的法.国.人已经和他讨价还价很久了.适时放下狠话.接到对方的转账.明晃晃的黑色数字让他稍微愉悦了一些.再送走挂着满脸笑容的年轻人.挂掉最后一通电话.
他听见电子钟清脆的声音.不多不少刚好6声.上帝啊.他终于能下班了.可怜的英.国.人泄愤一样的关掉该死的电脑.那只专门为工作准备的手机也被关了机.他不顾形象地给自己疯狂灌了半杯水.像是吞下了许多刀片的喉咙的痛苦稍微缓和了一些.
大衣口袋里突然传出系统自带的铃声.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僵了一天的表情终于缓和下来.
“你好.我是柯克兰.”
“哦亚瑟!听我说.”通过音频电信号传递过来的声音似乎没有往常从容.“你那里有E36的机器吗?”
“E36?”他微微愣了一下.“不是早就停产了吗?”
“对对对就是那台!多少钱现在我都收!”
他听见电话背景里一个中年人愤怒的声音.手上一边拿着电话.一边重启了机箱依旧滚烫的电脑.上帝啊.他默默祈祷.希望有那么一台E36被他遗忘在库房角落里.不然这种机器估计也只能去跳蚤市场碰运气了.
“很抱歉.没有了.”他握紧了鼠标.那边中年人的声音几乎高了一个调.
“亚蒂...”失望的语气毫无遮掩.他几乎能看到阿尔头上的呆毛萎靡不振地低了下去.
“我...去问问别人.”虽然不太有可能有.
挂掉电话.他几乎给自己通讯录里所有人都发了一条信息.然而都杳无音讯.他把电脑关机.锁好门.准备在他们楼里碰碰运气.
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是马修的回复.
这位可爱的年轻人可不会没事联系他.亚瑟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一收缩.
“柯克兰先生.我记得上次查库的时候.波诺弗瓦先生那里有一台.如果您现在还没有找到的话——”
他没有耐心看完短信.啪的一声把手机锁屏揣进口袋.
他站在自己店门前.无力地靠在玻璃门上.觉得头晕目眩.根本无法站立.
他和弗朗西斯哪点事儿.整个楼里几乎都知道.有时候他这儿降价清一清货.弗朗哪儿降得比他低得多——几乎就是赔本了.这不是存心挑衅是什么.再加上各种各样的事情.他看到弗朗西斯就恨不得把他的胡子一根一根拔掉.
要让他去和弗朗西斯那个混蛋要货.他死也不想接受.亚瑟握紧了手上的钥匙.铁质的东西压迫着血管.阻碍了血液流通.他指节发白.微微颤抖.
但是阿尔弗雷德那边.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他不希望阿尔因为这个机器烦恼太多.
他权衡了几秒钟.叹了口气.让自己的语气不是那么让人不爽.重新从口袋中拿出手机.
楼里不会再有第二台这样的机器.
“喂.”
“哦!上帝啊!小亚瑟竟然给我打电话?”过于夸张的语气让他忍不住反胃.
“闭上你的嘴.波诺弗瓦.”他咬了咬牙.“你那台E36.能不能卖给我.”
他听见对面的人笑了几声.然后戏谑地说:“诶呀真是抱歉.这台绝版哥哥我想——”
“原价两倍之内我都能接受.”艹蛋的胡子变态.他把后面那句遏制在喉咙里.
“但是.”对方语气真比得上他祖国的站街女.甜腻得让他汗毛倒立.
“别废话.”
“我可就这一台.小亚瑟拿走了我怎么办啊?”
有那么一瞬间.亚瑟几乎想把手机朝着那个变态的脸上狠狠扔出去.让那副几乎无时无刻不在嘲弄自己的嘴脸再也笑不出来.
这机器早没人要了我帮你清货是你的荣幸!
他低声咒骂了两句.但是再怎么样.他得拿到这台机器.
“......”
怎么没声了?弗朗西斯皱了皱眉.不会又玩脱了吧.
“......弗朗西斯.Please.”
沙哑的嗓音比平时声音小了很多.不过足以让弗朗西斯从椅子上滑下来.
亚瑟听到物体掉落到地面上的声音.接着一阵摸索和摩擦声.像是手机掉到了地上.然后机主匆匆忙忙捡了起来.不过他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些了.有些发热的脑袋让他没有办法思考太多.
他将手机拿离耳边.按下了红色的按钮.走向了不远处的店.
实际上他根本不用担心弗朗西斯是不是还会刁难他.等他到店门口的时候.机器已经被翻出来了.印发票的机器吱吱作响.在几乎没有人的空旷大楼中显得异常明显.他觉得自己的大脑被放空.伴随着心脏跳动.耳边的血管也不要命地疼着.
亚瑟拭去了机器上的灰尘.打开外壳看了看机器内部.都还完好.随手找了个纸箱准备让人包装起来.自顾自地撕下发票.数出几张纸币扔在桌子上转身叫了快递员.
“亚瑟.”一旁沉默许久的弗朗西斯点了点钱.收进了抽屉.他用尽自己二三十年的智慧.依然想不通为什么突然间这位嘴硬的人竟然会为了台机器对自己说please.
被叫到名字的人没有搭理他.拿起手机熟练地输进一段号码.
“喂亚瑟!”
“明天早上八点收快递.机器找到了.”
“Oh YEAH!!”
惊喜的尖叫声简直要把他耳朵刺穿.他的手机差点直接拥抱大地.亚瑟急忙挂掉电话.看着通讯录里那串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号码.不自觉地弯起了嘴角.
弗朗西斯看见了.那对硬得像石头一样的漂亮瞳孔里.有他从来没有见过——很可能再过几百年都见不到的——笑意.
——
“为什么快递没到!?”
“我他妈怎么知道!”
亚瑟的脸上因为怒气染上了一丝红晕.明显比平时沙哑许多的嗓音在阿尔弗雷德看来.他可起不了半点爱怜.极少地.他皱起了眉头.要知道.这次货可是公司一个大客户要的.没有不过就是少赚一笔大的.但是.阿尔弗雷德看着对面咳嗽个不停的人.觉得血管和里面加速流淌着的血液快要炸开.天知道为什么今天下午八点没有任何快递送到.
“没有就算了.为什么不告诉我呢.”阿尔弗雷德坐在沙发上.手提电脑扔到一旁.天蓝色的眼睛像是在这寒冷的天气里结了冰一样.
“我再说一遍.”亚瑟不知道第几次清了清嗓子.把快递单拍在桌子上.语气不善.“我给你发快递了.”
“为什么不直接送过来呢!你知道我这儿快递喜欢出岔子吗?”声音又升了一个调
“我的天.”亚瑟眯了眯眼睛.阿尔看见眼眶里面那对绿松石好像快要碎掉了.“那机器”他扯动无力的手臂在胸前比划了一下.“有这么高.世界的Hero您觉得我得坐地铁给您抬过去吗!”
声线隐隐颤抖着.亚瑟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胸腔里躁动着的那颗东西平静下来.
他是不是真的给刺瞎了双眼.还是被多年前的一点儿兄弟情迷惑.竟然看上这种小孩子脾气的人.还为了他去请求弗朗西斯.
阿尔一句话也没说.双腿交叠着呆呆地靠在沙发上.
亚瑟把快递单收起来放进背包内侧.回到自己的房间.甩上门.挂在墙上的钟表指针直指12点.看样子明天得去和邻居道个歉.他不理会外面阿尔的声音.把背包放到椅子上.脱了外套.一头扎到床上.裹紧了被子.他觉得自己被扔在被珠穆朗玛峰上的冰雪里.快要冻死了.说着又打了个喷嚏.带出一连串的咳嗽.他闭上眼睛.希望快递公司没有丢件.
半个小时之后阿尔捧着杯热水走进了亚瑟的房间.自己的恋人睡的好像很不舒服.平时从不放松的眉毛即使在睡梦中也还是皱的.他把水放在床头柜上.
好吧.他承认.今天是他的错.阿尔伸出手抚摸着亚瑟的脸颊.大拇指轻轻捋着那略显滑稽的眉毛.想让它们舒缓下来.却从指尖传来炽热的温度.
阿尔心里一沉.整个手掌覆上额头.平滑的皮肤上带着不应该有的高温.他掀开被亚瑟抓得紧紧的被子.看见那个强势的人缩成一团.背后的衬衣被冷汗湿透.脸颊上有病态的粉红.苍白且干裂的嘴唇轻微翕动着.吐出的气息也滚烫.
好像吵架的时候亚瑟也咳嗽了几声.手臂也没有以前那么有力量.脸上也是通红.他还以为是生气的缘故.阿尔暗自后悔.为什么没有注意到呢!
二话不说把亚瑟背到车里.冰凉的座椅让可怜的病人打了个冷颤.阿尔弗雷德脱下外套.盖在亚瑟身上.发动了车子.
二十分钟的车程是那么漫长.旁边的亚瑟在副驾上不安分的扭动着.嘴里还轻轻说着什么.他狠踩一脚油门.表盘上指针飚到100.
“阿.....阿尔....”
“亚瑟?”醒了?
“阿尔弗雷德的...税点...调低...2%...”
“还有...他要的...墨盒和硒鼓...记得送货.”
金色的头发乱糟糟的散着.像是被烧糊涂的人慢慢地扯起干燥的嘴唇.一抹像是小孩子得到了糖果一样的微笑.这些映在阿尔弗雷德的瞳孔之中.像是严寒冬日中的阳光.
阿尔愣住了.车子差点撞到树上.把车随意停在路边..他看着那个窝在座位上的人.蓝色的眼眸里流露出淡淡的月光
“亚瑟.对不起.”
阿尔俯下身体.嘴唇轻轻地贴上额头.轻轻的试了试亚瑟额头的温度.
接着.温柔地吻上了亚瑟的嘴唇.
——
以及看着lof这儿fo快30了琢磨着30的时候来个点文如何虽然没人看但是最近缺脑洞啊quq.想写点什么.

评论 ( 3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