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圣诞贺文 20151224

——
那是一个晴朗的下午.天气越发的寒冷.街上形形色色的人们都穿上了厚重的绒服御寒.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快活.空气中洋溢着姜饼和糖果的味道. 商店的橱窗上都装饰着小铃铛和糖果拐杖.教堂的颂歌声远远地传来.
多么美好的时节.这个时间他本应坐在家中.靠着暖烘烘的壁炉.细细品味邻居那位温柔的太太送来的红茶.
可惜.他需要再为太太家的学生再上那么三十几个小时的课.或者说.当那么两天的看管人.这家的太太准备去医值两天一夜的班——为了那些可怜的病人.
他至今还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选择不回家过圣诞节.当然.不是为了某个蠢货.
“亚瑟.”阿尔弗雷德用手上的铅笔无力地戳了戳那本厚厚的英语课本.“Hero觉得现在不应该做这些该死的题目.”
“在你做完这些作业之前.我不会让你去装饰你的圣诞树的.阿尔弗雷德.”他抬眼.很好.一道题都没动.书面干净的和他的脑子一样.他挑了挑眉.眯起眼睛看着他.“看来你今天晚上不准备过圣诞了.”
他听到一声杀鸡一样的惨叫和细微的抱怨声.接着是小声阅读的声音.铅笔有节奏地与纸张接触.摩擦.
时钟滴答滴答地响着.
终于.世界的Hero解恨似的地将笔摔在桌子上.亚瑟大致看了看答案.略微点了点头.将书本合上.放到书桌一旁.阿尔欢呼一声.自由女神终于降临了.亚瑟看他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堆彩色的什么东西.兴高采烈地冲到后院.那棵大圣诞树旁边.
亚瑟披上大衣.准备走下楼梯.脚步微微顿了顿.还是回房间拿了件羽绒服——所谓的Hero好像还只穿着一件针织衣.谁也不希望在圣诞节的晚上照看一位感冒病人.
“哦亚瑟!”他下去的时候.阿尔正站在梯子上.手里拿着槲寄生.挂在门框上边的墙壁上.“快来看看Hero挂正了没有?”
他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不得不说这个院子——他并没有在夸奖那个蠢货的审美——被布置得有些漂亮.只有那一棵圣诞树还有些空空的.阿尔被冷的扭曲着一张脸.从扶梯上下来.白净的脸冻的通红.
“门厅正好有件衣服.我拿过来了.”他有些不自然地将羽绒服递过去.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不要误会我只是不想在圣诞节照顾一个感冒病人.”
阿尔弗雷德接过那件衣服套在身上.难得读懂一次空气.什么都没有说.对方不坦诚的样子看在眼里让他觉得有些莫名的可爱.他弯了弯嘴角.Thank you!”
他们一起装饰了圣诞树.以阿尔将那颗星星灯安在树顶告终.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开始飘雪.不久便积了薄薄的一层.阿尔站在梯子上.身后是两米多高的圣诞树.朝他挥舞着手臂.他能清楚地看到对方湛蓝眼眸中闪烁着的幸福的光彩.点点星光映在里面.他难得地翘起了嘴角.
“回去吧.”
阿尔弗雷德收起折叠梯.亚瑟已经站在门前等他.他快走两步赶过去.温暖的空气使他冻僵的脸渐渐回温.他吸了吸鼻子.看着对方皱眉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在眼睛投下一小片阴影.宝石一样的绿色眸子是那么让他着迷.那里面只映着他的样子.
不知不觉地.他轻轻握住了亚瑟的手.将冰凉的指尖握在自己的手心里.蓝色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好像全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眼中是深深的迷恋.他稍稍低头.在对方的额头上轻啄一下.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亚瑟的身体猛地僵住了.有些局促地想要推开他.他轻松将对方压在门上.一只手慢慢抚摸着他的脸颊.
“阿尔弗雷德.你不能——”
“我亲爱的亚瑟.”他用食指抵住对方的淡红色的嘴唇.指了指他们头顶的槲寄生.“你现在站在槲寄生下面.可不能拒绝我.”
亚瑟反抗的动作顿了顿.抬头看了看被挂在墙壁上的槲寄生枝条.瞳孔猛的收缩.一脸不可置信的神情.
接着.阿尔感到亚瑟反抗的力道小了些.他笑了笑.对方不知是冻红还是怎么的脸别了过去.他扳过亚瑟的头.
柔软的触感附上嘴唇.
圣诗班的人们在街上挨家挨户地报佳音.悦耳的圣诞颂歌充满了整个住宅区.
暖黄色的灯光下.两个幸福的恋人紧紧地拥抱着对方.慢慢地亲吻着.
清脆的童声在空中回响.
“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 and a happy new year!”
——
注:槲寄生下面的人是不能拒绝亲吻哒.敌对的人们在槲寄生下相遇也要拥抱并停战一天.
Merry Christmas!
突然的脑洞请不要嫌弃文笔quq.

评论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