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Jones and Kirkland 9


chapter 9
即使是预料之中的话语也让亚瑟微微愣了几秒.毕竟亲自听到和自己推测的感觉不一样.阿尔要走了.而且马上就要走了.
“柯克兰先生.”见亚瑟没什么反应.他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我并不是来征求您的意见的.”
“我知道.”他控制着脸部肌肉.做出一副平静的表情——表演系的优等生演技能差到哪里去?他将鼠标移到左下角.白的扎眼的箭头图标有轻微的颤抖.
“如果您能把他带走.我会非常感谢您的.”亚瑟哑着嗓子挤出这句话.站起来.幅度略大的动作差点推翻椅子.他从威廉身旁走过.缓缓推开门.白炽灯光从客厅照进昏暗的房间.在他本就苍白脸上渡上一层惨淡的银色.威廉看见他的嘴角有抹笑容.是如释重负吗?显然.
——
也许他从一开始就不该去看那场话剧.阿尔在听到客厅里皮鞋响声的时候被吓得打了个冷颤.只是普通的去邻居家借用电脑.亚瑟不会穿皮鞋出去.那个白头发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将钱浪费在这种物件上的野蛮人.那么答案只有一个.他在心里对门外的人比了个大大的中指.抄起桌上的钢笔.随便往后翻了几页亚瑟摊开的本子.思考了两秒后在空白的页面上划下一串点横——那简直就像是小时候在班级里用十分钟抄完两千字的论文的字迹——说真的.他自己能不能看懂都是个难题.不过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了。阿尔听到那傲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转过身.打开窗户.夜空中星星的光辉被城市中的灯光所掩盖.现在正是死板的英国人出来找乐子的时候.只要他能混进人群中.就是他的胜利.毕竟威廉一只眼睛暂时废了.跟他绕圈子还是挺简单.
门把被人握住.发出轻微的声响.阿尔感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加快.将头伸出窗外.四五米而已.他又不是没尝试过更高的——只不过现在没有安全措施而已.不过他相信自己的上肢力量.楼下卧室开着灯.不算特别亮.但起码他能看清窗的边沿和地面.成.足够了.
其实他还是挺想来个信仰之跃什么的.
——
阿尔在他面前带着一脸欠扁地跳了下去.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大约有一两秒.他不能思考.直到他意识到他们家在二楼.而不是什么悬崖峭壁.他无意识地向前跑了四五步.现在已经到了窗前.双腿肌肉有些不受控制地颤抖.只有倚着书桌的边缘才不至于立刻瘫倒在地上.心脏鼓动的声音听的清清楚楚.呼吸急促得像是刚刚跑完马拉松.虽然他永远都不会承认.但他这辈子没这么紧张过.这是不争的事实.
这是目睹一个人跳楼自杀的正常反应.即使轻生的是个陌生人.但在你面前冷不丁地跳下去.正常人都会这样.
威廉注视窗子许久.忽然瞥了亚瑟一眼.眼神里像是刮出了南极的暴风雪.亚瑟站稳了脚.直了直腰.用充满血丝却不失傲气的眼镜直视着他.指指粘了几个脏手印的窗户.他耸了耸肩:“真是个蠢货.对吧.”
房间里静悄悄的.威廉没给什么回应.没什么话能说.亚瑟假装看着窗外的夜景等待对方的下文.过了两三分钟.威廉勾了勾嘴角.“给您一个忠告.”接着转身走向门外.“被他甩掉的姑娘得有两三个中队.您好自为之.”
“您是不是会错意了.我们并没有什么.”
之后亚瑟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关门声.
他冲着厚实的木门翻了个白眼.拉开木椅重重地坐下.没什么心思去收拾乱成一团的书本与笔记.威廉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当然能理解.而自己对男人没兴趣也是毋庸置疑.那么现在阿尔走了.他的生活会回归平静.不会和以前有什么不同.从客观角度考虑这个结局已经很令人满意了.至于其他的.让它见鬼去吧.他现在是因为长时间睡眠不足.头痛欲裂而放弃思考了.
敲门声响起.他机械地转过头.基尔在门口左顾右盼.满脸不可置信还带着点喜悦.他问那个臭小鬼走了?亚瑟看看大开的窗户什么都没说.冬日夜晚的冷风灌进来.外面炫目的灯光照射进来.亚瑟盯着外面的楼群出了神.直到基尔打了个寒战把窗户关上.
“亚瑟.”白炽灯下亚瑟的脸色异常苍白.被血丝充盈的眼球连睁开都已经很困难.基尔把闪眼的台灯关上.“不早了.睡吧.”
亚瑟顺从地钻进床铺.对基尔到了声晚安.房间回归黑暗.床单上还残留着一点汉堡的香味.恍惚间他觉得自己被阿尔弗雷德紧紧抱住.迷迷糊糊地想要推开却因为碰到了墙壁而清醒过来.
你太累了.产生了幻觉.亚瑟这么对自己说.现在你需要充足的睡眠.
——
他听到了宅院里连接不断的哭声.渐渐沉落的夕阳为天空染上肮脏的红色.隔着几条街.浓郁的血腥味都能被清楚地闻见.他望着被漆得惨白的栏杆.身体突然软了下去.接着鲜艳的红色映入他的眼睛.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思考那是什么.眼前像是被蒙了层纱.什么都看不清晰.
“提尔伯特死了.他被放逐了;他杀了提尔伯特.现在被放逐了.”
他空荡荡的脑海里只剩下了这一句话
直到听见乳媪带着哭腔的焦急的声音.他才猛地意识到有稍低于体温的液体从脸颊划下.他的嘴里满溢着苦涩的咸味.他恍恍惚惚地被乳媪扶到本属于他们两人的新床上.
“男人都靠不住.没有良心.没有真心的;谁都是三心二意.反复无常.奸恶多端.尽是些骗子!”乳媪站在一旁.眉头死死地纠缠在一起.“这些悲伤烦恼.已经使我老起来了.愿耻辱降临到他头上!”
“你说出这样的愿望.你的舌头上就该长起水泡来!”他愤怒地看向那个满口胡言的女人.“耻辱从来不曾和他一起.它不敢侵上他的眉宇.因为那是君临天下的宝座.”
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更不希望这是真的.
一句话里包含着无穷无际.无极无限的死亡.没有字句能够形容出这里面蕴蓄的悲伤.
“他放逐了!”
——TBC——
坑没弃.不过前面说什么自己都忘了.夏天到了老是胃疼.要转学有点忙.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