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Jones and Kirkland 8

Chapter 8
“欢迎回来.亚瑟.”阿尔靠在椅背上一副自在的样子.微微眯起眼睛.露出一口白牙.笑得灿烂.柔软的金发在日光灯下也还是那么耀眼.这小子有时候还是很可爱的不是吗?亚瑟勾起了嘴角.起码这张脸挺养眼.
“但是亚瑟你太慢啦!”下一秒.阿尔就嘟着嘴朝亚瑟抱怨着.对方一记眼刀甩过来让他打了个寒战.头发都快要竖起来.Hero又哪里惹到他了.泄气皮球一般.阿尔又嘟着嘴将胸中的怨气随着二氧化碳吐出去.扽住衬衫的袖子摩擦着手机屏幕.上面的指纹和沙拉酱有些影响它的功能.尽管他早就没电了.
亚瑟板着脸.粗暴地拉出椅子.他刚刚一定是看书看瞎了才会觉得阿尔有点帅气.几乎是砸在了椅子上.他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摆在旁边.再翻开书.从目录开始读——非常仔细——至少从阿尔的角度来看是这样的.但事实上.约莫十分钟过去了.页码还停留在“1”——目录的位置.
“亚瑟?”阿尔放下手中一直黑屏却被自己擦得干净得能清楚反出人影的手机.亚瑟一直盯着书的第一页.眼睛也很少眨动.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有些好奇.什么事情能让亚瑟发呆.旁边人的身体僵了一瞬.动作略显慌乱地翻到了下一页.
“亚瑟你累了吗?”他单手撑着下巴.仔细地观察着亚瑟的脸色.除了有些重的黑眼圈之外.他没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对方没有答应.目光一直都只在那本书上.漂亮的眸子几乎布满了血丝.最近几天都没好好睡觉吧.亚瑟熬夜的样子他想想都心疼.阿尔趴在桌子上.也没再打扰亚瑟.
时间过得飞快.在阿尔快要看完那本金融杂志三次.几乎要睡着的时候.亚瑟终于有了除翻书和写字之外的动作.他打了个哈欠.随后合上了书.将笔记本收回了背包.回去再把这些东西和以前写的整合一下就可以交了.对于即将告别的这个折磨了自己一个星期的可恶的玩意.他感到无比的欣慰.揉了揉酸涩的眼睛.他把阿尔手里的杂志抽走.看着他架在杂志上的手臂无力地垂了下去.也亏他能陪着自己在这儿坐上两个多小时.一直安安静静的一声抱怨都没有.亚瑟摸摸他金色的脑袋.软软的头发手感很好.他眯起眼睛继续蹂躏着阿尔的一头金毛.阿尔在半梦半醒之间觉得头上有些痒.喉咙里模模糊糊地哼了句什么.转了个头继续趴在桌子上想与梦神幽会.
“琼斯.”亚瑟伸出手指戳了戳他裸露在外的脖颈.“这里不是你睡觉的地方.”
阿尔一边用力揉着眼睛一边滔滔不绝地抱怨着.亚瑟没有理会他.背上包径自走下了楼梯.嘴角无意识地上扬着.阿尔有点慌乱地跟了上去.
窗外的雨声从未停过.淅淅沥沥的声音传到亚瑟耳中.似乎也不是那么令他心烦了.
——
今晚的楼道看起来还算亮堂.电灯敬业地工作着.仔细看看这楼道的环境还是不错的.昨天的易拉罐早就被人扔到了垃圾桶了.阿尔摸了摸隐隐作痛的后脑.
“喂.琼斯.”亚瑟唤了声身后发呆的人.嘴角依旧是微微上扬的弧度.“如果你想在楼道里睡觉的话我没有意见.”
一如既往地毒舌.阿尔摆出一副诧异的表情急急忙忙爬上了楼梯.亚瑟心情不错的样子.他凑到亚瑟身边.一对透蓝的大眼睛直直地对上了亚瑟.眼睛里似乎还泛起了水花.一脸无辜地像是要朝亚瑟哭诉什么.
“亚瑟?”门被粗暴地推开撞上了楼道的墙壁.一头银色的头发在白炽灯的照耀下有些刺眼.“晚饭刚热好.进来吃吧.”随后狠狠瞥了几乎贴在亚瑟身上的阿尔一眼.紫红色的眸子里满溢着他厌恶地情绪.
阿尔皱了皱眉.眼珠上翻白了他一眼.
晚饭没有自己的份在意料之内.阿尔热了热今早买回的蓝蓝路填饱肚子.现在他坐在亚瑟床上.撑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亚瑟的侧脸.微微眯起的蓝色眸子里映着正专心致志学习的人的样子.亚瑟握笔的动作都有些僵硬.他偷偷地瞄了眼手表——鬼知道他为什么要偷偷地做一件正常的事情.时间差不多了.再看看自己的笔记本.页面干干净净——一个字母都没有.他轻咳两声.昏暗的灯光掩盖了脸上淡淡的红晕.他得先离开阿尔旁边.
“琼斯.”他拿起笔记本和看起来很老的U盘.不自然地扭过了头.“我去邻居哪儿用电脑.”
“Hero陪你一起.”阿尔站了起来.
“不用了.”亚瑟揉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把对方按在床上.“时间不早了.睡觉吧.”随后不等对方张口.他就转身并迅速走出房间.
阿尔不情不愿地目送亚瑟关上房门.他任由自己倒在和木板没什么区别的床铺上.房间里安静得让他发慌.他翻了个身.望着窗外的点点繁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漆黑的房间中只有屏幕散发出的刺眼的光.操作鼠标与键盘的声音清晰异常.窗外伦敦繁华的夜景被厚重的窗帘所阻挡.连同汽车行驶的噪音也被一同隔绝.
坐在电脑前的人最后一次敲下enter键.如释重负般瘫在了椅子上.即使坚硬的木头硌得他的肩胛骨生疼.他也毫不在意.肿胀的眼睛几乎再也睁不开.现在他恨不得就这样睡过去.他抬起似千斤重的手臂.点击了保存.结束了.他直了直自己的腰背.骨头嘎吱作响.疼的他倒吸一口冷气.
“柯克兰先生.”他听到敲门的声音.遛到嘴边的请进被堵了回去.他的邻居——不是他诋毁他——可是位变态.并且从来不会叫他先生——除非那天太阳终于从西边升起了.
而且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刚刚舒缓下来的眉头再一次皱起.这种毫无起伏的siri一样的声音也只有琼斯的管家能发出来了.
“请进.”他将U盘拔下收进口袋.皮鞋接触地面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了他的耳中.他转过头.熟悉的面孔依旧摆着一副冷冰冰的表情.只不过配上右眼的绷带显得有些可笑.对方清了清嗓子.
“您好.我想我们得谈谈关于阿尔弗雷德•琼斯的问题.”
——
这更算是迟到的三三贺.
拖了将近一个月抱歉!(土下座.)
寒假被拉回老家惹父母盯得死死的连手稿都不敢打quq.
对于接下来的发展大概想的差不多了现在终于到一半了...有脑洞欢迎提供哟w.
开学更新频率大概是两周一更希望会守时(flag.)

评论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