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Jones and Kirkland 6

chapter 6
阿尔用手指勾勒着桌布格子状的花纹,空洞洞的眼神死死盯着浅色的线条。从亚瑟关上房门之后,过了大概两个小时。他就再也没出来,阿尔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做,开始还可以刷刷推特脸书看看Youtobe什么的。不过现在,他一头砸在桌子上,HERO可以被称之为生命的手机没电了——剩下的价值大概也只有发烫的外壳可以在冬天里温暖一下冻得僵硬的手指,当然在有暖气的房间里,他不快地将手机扔到桌上,他的手机就是个废物。仔细听听,这房子里除了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人的呼吸声之外,他好像只能听到秒针转动的声音。阿尔打了个寒战,这儿静的有点可怕。亚瑟哪儿也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动静让阿尔有点担心。
莫非他父亲已经出手了?他的心脏似乎停跳了一下,不会吧。他可没听见屋子里有什么声音也没觉得他的父亲有这么重视他,但是如果换他,在里面待上两个小时连点声响都没有绝对是睡过去或者是死掉了.再透过窗户看看太阳——暖洋洋阳光快要闪瞎自己的眼睛.多棒的天气.对于亚瑟来说泡上杯红茶再看书简直是天堂.这样珍贵的时光怎么可能睡觉呢?
他吞了口口水.得去看看亚瑟.
从餐桌站起来到亚瑟门前的几步显得无比沉重与漫长.没准儿一会儿他就能看见亚瑟灿烂的金发粘着翠绿的眼球滚到他身边.亚瑟衣衫不整地躺在床上身上脸上挂着不堪的白色液体却早已没了体温或者干脆就留下一滩血迹人影儿都没了.他止不住地战栗.被自己的臆想吓得不轻.他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如果乖乖跟着威廉回家——虽然他极不情愿.但这样起码能以友人的身份和亚瑟再见面.并且不会让他有任何的危险.说不定还会因此爬上人生巅峰.但是因为他的一时兴起——好吧他承认从一开始他就有这个打算——亚瑟就会因此变成他想象的这样.也许是因为室内过高的温度.他的额头上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他站在亚瑟的房门前.满是汗水的手掌慢慢握住冰凉的门把.他想做个深呼吸平静一下自己的心情不过手上的动作却快了一步.随着轻微的声响.他推开了门.同时闭上了那对天蓝色的眸子.起码让Hero我做好了迎接最坏结局的觉悟.

接着他看到了简单到极致的木质书桌.干净的桌面似乎能倒影出窗外蓝天的影子.而这张桌子的主人正趴伏在这上面.蜜色的头发像是花蜜一样吸引着他这只空腹的蜜蜂.从臂弯中露出的半边脸也让他心跳不已——平日里紧绷着的脸部这时候是放松着的.这让他显得安详了不少而不是死板严肃.干燥的嘴唇微微张开.清浅的呼吸伴着红茶的香味.似乎吹动了阿尔大脑里的那根神经.他走到亚瑟旁边.半跪在地上直视他的脸.眼睛下面的青色告诉阿尔他已经很长时间没睡好了.他不自觉地触碰着亚瑟的脸颊.略低于自己的温度就像立在雨天街头的野猫——你想把它抱回家好好养着还露出爪子抓你脸的那种.防备过度严肃又没人情味.他翻了个白眼.不过手感真的很棒.他不得不承认.这让他有些心动.露出来的一小段脖颈让他几乎发狂.他想狠狠吮吸那白皙的皮肤.留下自己的印记.这样无防备的亚瑟实在是...阿尔感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紊乱.气息洒到亚瑟的脸上.让他皱了皱眉.不过并没有让他醒来.身体微微的起伏和清浅的呼吸声以及那微启的嘴唇都像是在诱惑着阿尔品尝这枚甘美的果实.这让他心里一沉.
这样太犯规了.亚瑟.
他轻轻拨动着亚瑟额前的金发.某种冲动冲击着他的理智.他的指腹轻轻摩擦着亚瑟干燥的嘴唇.目光炙热得就像要烧死他.不过亚瑟一定会把自己踢出家门然后再也不见面.就算他再无脑也知道现在还不可以.毕竟绅士总是在意这些小事不是吗?不过.他勾起唇角笑了.撩起他的刘海将嘴唇轻轻印了上去.没有过多的停留.就像是小时候母亲给他的晚安吻一样温柔.这种程度他认为还是没问题的.
窗户没有关上.从外面吹进来的新鲜空气有些冷.毕竟是冬天.像亚瑟这样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衣完全就是自残.他将自己的外套——那个他讨厌到爆的大衣披在亚瑟身上.起码他相信自家管家挑的衣服保暖效果应该不错.
祝你做个好梦.亚瑟.在做完这些事情之后他小声地说出这几个单词.随后像是了却了什么心愿一样坐在了亚瑟的床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但是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
亚瑟真的很漂亮.虽然一个男人被别人这样夸奖肯定会不开心.但他并没有要贬低他的意思.阿尔很喜欢这位绅士的五官——包括他那海苔一样粗的眉毛.放到他脸上简直半点违和感都没有还该死的帅气.还有他的眸子——绿色的瞳孔本来就少见.遇见的这一对还是深沉平静的祖母绿.他甚至不敢和他对视——他简直要被那深邃的眼眸吸进去.Hero可没那么大的定力盯着他的眼睛这么久.对现在的他来说这太煎熬了不是吗?.
实际上.他在开门前还抱着那样的心态被自己吓得要死.不过现在他就在亚瑟身旁.他松了口气.亚瑟就在书桌前安稳地呼吸着.在这种风平浪静的气氛前阿尔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在心里默默地挥舞着旗帜大喊和平万岁.
他想得太多了.事情并没有变坏.不是吗?
——
在沙发上睡了大概有12个小时的人起来是首先感到的不一定会是要命的饥饿.但是全身的酸疼他一定不会忽略.现在基尔伯特躺在他家客厅里的沙发上一动不动——事实上他已经醒了.但是颈部和腰部的疼痛让他不想移动半分——虽然他知道他应该去吃早饭而不是在这儿像稻草一样躺着晒太阳.他撑起上身.脊柱两旁肌肉的疼痛让他龇牙咧嘴.
“亚瑟.来拉本大爷一把.”
而传到他耳中的只有秒钟嘀嗒的声音.半点人影都没有——连那个讨厌的小鬼都不知道哪儿去了.他这才意识到这儿静得可怕.这时候亚瑟该出来吃午饭了但是他没有.空气中只有股油炸食品——汉堡啊薯条之类的东西的味道.亚瑟可从来不吃这玩意儿.他闻见这味道眉毛就皱得像条蛇.但是他们就在这儿放着而没进了楼下垃圾桶.他听到自己心里咯噔一下.
说真的.他翻了个白眼.亚瑟再出什么岔子他的心脏可就受不了.
——TBC
我尽力了(摊手.)这算是糖吧orz.
考试周码出来也是拼了我(手黄再见).期末副科的成绩出来了母上看起来挺满意接下来就看下周三天的四门主科.寒假能否用电脑的生死就决定在四张答题卡上orz.
求过啊啊啊啊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