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Jones and Kirkland 3

chapter 3
等乘上地铁亚瑟才送了口气.阿尔弗雷德正得意地拿着免费的报纸来回翻看。别误会了.他平时不会看新闻的——翻报纸只是想找找有没有数独游戏可以做罢了——毕竟在地铁上的时间太闲了不是吗?
“Alfred!”亚瑟瘫软在座位上压低声音吼向阿尔弗雷德.长时间的剧烈运动让他的身体承受了太大的负担.要知道他的体育成绩不是很好——尤其是长跑.他感到血液一涌而上全部流入大脑.这使他的面色通红.汗液也随之如雨水般从脖颈滑下.流入被解开了两颗扣子的领子中.
“嗯?”阿尔应了一声.自己死死的盯着那页报纸上的数独题.指尖上空荡荡的.缺少了钢笔的重量.让他觉得十分不舒服.谁让他刚刚把自己最爱的派克扔了出去——顺带着定制的iPhone 6 也一起扔到了地上.他的父亲看见一定饶不了他——怎么能这么没素质! 他一定会这么说.
不过呢.他眨眨有些酸涩的眼睛.这些都要等小王子找到他以后再说了.现在他是自由的.
“接下来你要去哪?”亚瑟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变的平稳,他想他还需要承担更大的压力——来自精神.自己招惹了Jones.相信以后的日子并不会好过.他再次感受到绝望——这次是绝对的.再加上手掌传来的疼痛,他简直要被逼疯了。
“亚瑟.”阿尔放下被蹂躏成一团的报纸,亚缇不开心,他捏捏对方的脸颊,有点热,也不知道是空调的问题还是剧烈活动的事.不过手感真的很棒.他无视对方朝自己踢来的腿,用力掐了两下,便松手躺回到椅子上.“安心啦Hero会对你负责的.”
谁他妈要你负责!他握紧了手里的肩带——里面的电脑还不知道能不能用——他几乎想扭断他的脖子——他的努力恐怕要付之一炬——连带着他今后的生活也恐怕不会好过。
他扶着已经无心直起的头部,今天真是糟透了,无奈的气息从口中叹出,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情以至于他不能好好地平复心情,整理思绪——其实多半是因为旁边那个死胖子的原因——对,事情都是他引起的。
——
“那么亚瑟,我有一个计划。”
他的眼镜反着白光,让人看不清那薄薄镜片之下的表情,亚瑟觉得脊背发麻,他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将书放了回去并拉紧了背包的带子——好让自己拔腿就走,不留机会让他亦或是他那得力的管家将他拉回来。不过这种几率很小,他想,他还没有达到让Jones家的大少爷这费心的地步。不过做好准备还是有必要。
阿尔弗雷德盯着窗外公路上渐渐开来的布兰德,里面坐着的不止一个人,他摘下滑到鼻尖的眼镜,上面的污渍阻碍了他的视线,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附近有一个地铁站。拿出手机计算器,阿尔在上面敲下一串数字。现在他似乎只能听到原本嘈杂的快餐店中的略长的指甲敲击屏幕的声音了。
很好,他弯起了嘴角,现在还来得及。
他站了起来,不理会亚瑟惊讶的表情,将眼镜收进外套的口袋中。
“亚瑟。”
话音未落,亚瑟感到自己被强硬地拉起,大到令人惊讶的力道让他的手臂几乎脱臼,他皱着眉毛瞪向阿尔弗雷德,准备再教训这不懂礼貌两字怎么写的小鬼一顿,但他看到的表情出乎他的意料——眸子微微眯起,天蓝色中透出丝丝戏谑,嘴角的微微上扬让他想到了得到了丰富晚餐的恶魔。
“现在,跟我跑。”
他感到自己的手再次受到来自阿尔弗雷德的巨大拉力,他没有看到,自己的手被阿尔紧紧握住,已经有些充血——而他只感受到剧烈的疼痛。
——
他快喘不过气了,亚瑟吃力地迈着沉得像灌了铅一样的脚步,勉强跟着阿尔的步伐。他的肺快要炸了.左胸的东西也不要命一样跳动得越来越快.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天知道这个小鬼为什么体力这么好。
他的电脑被用来击退威廉——理由竟然是他想试一下将背包甩出去的感觉。他欲哭无泪,那是他这几个月的心血,就在这样一个糟糕的晚上被莫名其妙地毁掉——当然,他指的是电脑。毕竟备份文件是一定会有的。但是自己人生中第一桶金所换回的战利品就这样浪费,让他多少有些怒意。
“hey!”突然间撞上阿尔的后背,鼻尖被弄得生疼,“注意你身后还有人。”
“亚瑟,”头突然间被按下去,他只能顺着对方的意思蹲下——否则他相信自己的脖子会就这样被折断。
阿尔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能被称得上是武器的东西.稍稍考虑了一下.将他的果5s收了回去——没有手机hero活不下去.
“怎么了?”他看着阿尔的举动.绿色的眸子里满是疑惑.
“你跑不动了?”而阿尔看着自己因缺氧而变的通红的脸颊.那表情简直就是在讽刺他.
“你说谁跑不动了混蛋!”
“ok”他将果6抛起.然后又接住.“在这儿待着.Hero再回来的时候听Hero的指示.”
阿尔站起来,冲他露出白净的牙齿笑笑.他看不清楚对方的表情——谁让他挡住了路灯的光.不过他确信.现在那张脸上还是那幅玩世不恭的该死的表情.他点了点头.微微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hero我凯旋!”
随后阿尔弗雷德迈出脚步.渐渐跑远了.脚步声越来越小直到无法被感知到.亚瑟将头埋进膝盖.呼吸着冬日伦敦夜晚冰凉的空气.他试着调整呼吸.clam down.Arthur.他对自己说.everything will be fine.该死的夜晚快要吞噬他.将他拖入无尽的永夜中.今天糟透了.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腹部的疼痛让他非常不适.如果今天能重来一遍他一定会推了这份差事——才不管薪水有多高.
他抬头仰望星空——可惜看到的是被乌云挡住双眼的天.
过了大概几分钟.他意识到.现在自己可以逃走——远离那个姓琼斯的混蛋.他站起来活动活动发麻的手脚.将僵硬的手指送到嘴前送了口热气.
现在.可以走.
但是.他不保证会不会遇到阿尔弗雷德.说真的.碰到了他就玩完了.不过他愿意为了自己冒这个险.
不过那个白痴回来看到空无一人的巷子一定会很失望吧.
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那双清亮的蓝色眸子失落的表情.这让他有些不忍.

“阿尔弗雷德.”他对着空气低声喊出他的名字.“如果不是太累我才不会等你.”他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我只在这等你十分钟.”
——
阿尔觉得自己的管家简直太可怕了.
他躲过贴着自己脸颊刺来的餐刀.找准空隙朝着威廉的脸狠狠踢去.拘谨的西服裤子让他觉得很不舒服.脚腕被紧紧抓住.他卸掉派克的笔帽朝对方的手腕刺去.扎进去挺深一节.威廉吃痛.手上的力道微微松懈.阿尔借此挣脱开来.
竟然因为母亲的一句话跟Hero对着干.
“少爷.夫人已经很生气了.”他推推眼镜.镜片下的眼神冷得让人战栗.
“如果就这样屈服的话Hero还是Hero吗?”他慢慢后退,余光观察着周围有没有逃走的路——他不想和他的小王子耗太久——亚瑟会等不及的.
“从蓝蓝路一直追到这里.你也真的不闲累啊.”而且地铁入口还被安排了人.你想害死Hero和亚瑟吗.他吐了吐舌头.猛地拔出嵌在砖缝里的餐刀——插得真他妈深.真想害死hero还是怎的.
“如果您老实点跟我回家的话.就不用费这么大功夫了.”
他眯着眼睛侧身躲过被掷过来的可怜的刀.抬眼想好好说教阿尔一顿.
“Alfr…f*ck!”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上他的右眼——镜片的碎片扎了进去..疼的让他想杀人.
“bye-bye.Hero亲爱的小王子.”阿尔灵巧地翻过铁栅栏.朝他挥了挥手.勾起嘴角装作无辜地笑了笑.威廉愤怒到不能自已的表情让他心情愉悦.
好了.阿尔弗雷德拍拍手上的灰尘.希望Hero的手机能多争取一点时间.
接着.他朝来时的方向跑去.
他知道亚瑟还在原地等他.
——TBC
看到17fo好开心QUQ【成功治愈了期中考试后的我.
嘛可能你们不在意不过拖了一周果咩!【土下座】但是请相信我的坑品!一定会更完的!
最后求勾搭www.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