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Jones and Kirkland

暑假前开的脑洞现在开始填了小白求轻喷QUQ有错误或缺点欢迎指出w

chapter 1

“罗密欧啊,罗密欧!为什么你偏偏是罗密欧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也许你不愿意这样做,那么只要你宣誓做我的爱人,我也不愿再姓凯普莱特了。”

“那么我就听你的话,你只要叫我做/爱,我就重新受洗,重新命名;从今以后,永远不再叫罗密欧了。”

无聊阿尔打了个哈欠,敷衍地为人们口中所说的经典片段拍了拍手。随手抓起放在一旁的汉堡大口咬了起来。面包渣掉满地。嘴角也沾上了些沙拉酱。“简直和一个毫无修养的平民一样。”他的管家是这样评价他的。

“去他妈的修养!”他把剩下的半个汉堡全部塞到嘴里,喝了口可乐顺了下去。满意地拍拍略略鼓起的肚皮,靠在皮制的椅子上,眯着眼睛听着“罗密欧”好听的伦敦腔。

“要是他们瞧见了你,一定会把你杀死的。”

“唉!你的眼睛比他们二十柄刀剑还厉害;只要你用温柔的眼光看着我,他们就不能伤害我的身体。”

接着是深情地对视。

这时候阿尔从眼前的汉堡山前抬头,深沉的绿色闯进了他的眼帘。令女性为之讶异的精致俊俏的侧颜,绿色的眸子中是深深的忧郁和疯狂的爱恋。

他可真是漂亮——虽然他是经常这样夸赞人——但这次是发自真心地。湖绿色的眸子半垂着,就像密歇根一样。

但是,阿尔的眉头渐渐皱成一团,他离舞台足够近所以他能清楚地看见那双眸子中映着的物象——只有那个身着繁琐的中世界服饰的女人。挂着真切恶心的深情——莫名地让他不爽。

罗密欧自杀,朱丽叶也同样,看过听过了多少遍的结局早已不能吸引阿尔的兴趣——本来他来看这场无聊的话剧就是他那天杀的绅士老爸威逼利诱的。否则他可不会将时间浪费在无聊的剧本中。他宁愿用这几个小时去bar勾个撩人的妹子到附近的七天,然后好好地品尝混合着酒气的汗液——度过一个舒服的夜晚——尽管第二天会被母亲骂得狗血淋头。但总好过听着不那么顺耳的夸奖但付出相当的时间坐在剧场第一排看着死板的《Romeo and Juliet》度过本应美好的晚餐时间。

快要报废的灯泡闪烁着,发出嘶嘶的声音刺激着耳膜。

也只有那位演员还不错。靠在柔软的椅背上,阿尔弗雷德想,那精湛的演技估计是这次《Romeo and Juliet》的唯一看点。那对绿眸真叫人心潮澎湃。阿尔弗雷德不自觉地弯起嘴角。想在那谭净水中撒上自己的颜料。

“咳.”轻咳一声,William在他身边笔直地站着,搭着棕色大衣的手臂伸到他面前。

“William。”阿尔淡蓝色的瞳孔中充斥着从未见过的情绪,“今天的罗密欧,是那位?”

“恕我直言,您没有必要知道这些。”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透出不耐烦,“伯爵夫人在等您。”

“有必要。”阿尔将那件大衣狠狠地扔到剧院的软座上,“我想你不希望我给剧院带来麻烦——这会影响我们家的声誉,不是吗?”

镜片下的眼睛微微眯着,凌冽的眸子死死地盯着他,他感到自己被锁在了冷藏室中,门板就像和空间紧紧固定在一起一样,,只能颤抖地看着安装在室内的温度计,红色的水银柱在洗玻璃管中慢慢地下降——前所未有的恐惧。阿尔那双漂亮的蓝色眼睛就像是挂在苍白墙壁上的冰霜。

“……”短暂的僵持后,他摆着往常一样的无奈表情——他从来就没为自己的尊严扳回一盘棋,随后他耸了耸肩,无言的举起了白旗,“一切如您所愿。”

威廉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幕布后的阴影中,阿尔弗雷德掏出自己惯用的苹果,在备忘录里敲上几个单词。

The man who acted Romeo.

不久后他听见了幕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伴随着几个人的骂声,和带着怒气的纯正伦敦腔。

“我想剧院有说明,演员不会见客人的。”

“被Mr.Jones看中是你的荣幸,Kirkland。”不同于平常,William的语气是不带任何起伏的。脸siri的声音都比他好点。阿尔想,简直就是个没有编好感情回路的机器人。

“这位先生。”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不耐烦,“我不知道您口中的Mr.Jones是谁。不过就算他是威廉王子也不能影响我的学业。”随后是书本翻页的声音,“现在我还有毕业论文要完成,可以麻烦您离开吗?”

关键时刻还是需要HERO出场。

阿尔弗雷德拿起被自己甩在座椅上的大衣,搭在手臂上——好让自己看起来更甚是一点——他平常钓女人的时候也是这样——而她们总喜欢踏入他设好的圈套。

HERO可不希望因为小王子的失误让他给自己未来的朋友留下不好的印象。这么想着,他正了正胸前的深蓝色领带。

Time for war.Alfred.

艳红的幕布缓缓降下,亚瑟松了松领子——虽然他习惯将衬衫的扣子系到最顶端,但繁琐厚重的戏服实在是让他喘不过气。

“Kirkland.”朱丽叶干脆脱掉裙子。全身只剩下最里层的内衣和短裤。挂着的汗珠顺着脖颈曲线滑下,她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两杯冰水,将其中一杯递给她的搭档,自己则将水带着碎冰块一饮而尽。

“Thinks.”亚瑟接过挂着水珠的玻璃杯,随手放到了纸糊的灌木上。无聊地和工作人员们寒暄着。在瞥见角落里那抹耀眼的银发之后,他走下台,接住从观众席上丢来的钥匙。

“基尔伯特.”他唤了声对方的名字算作打招呼。随后走向深处的后台,从储物柜中里拿出自己的被抱。窸窸窣窣的声音在杂乱的室内响了一阵。直到被称为基尔伯特的男性无视警卫的阻拦闯进后台。

“这位先生!您不能进去!”

从背包中小心翼翼地拿出笔记本电脑,被磨得掉了颜色的鼠标被握在带着汗水的手中,轻巧地点开了倾注了自己全部心血的文件。他皱起了被特意修成细长状的眉毛,翻开了手中的外文书,打算无视那个朝自己走来的人,但是已经重重压上上他肩膀的手臂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哟!”德国人热情地揽住英国人纤细的脖颈,“罗密欧先生!”接着恶作剧样地在他耳边轻吹一口气,“妹子的嘴唇软吗?”

“Bloody hell!”额头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鼓起的青筋,“为什么我会接这个活!”

亚瑟看过几次罗密欧与朱丽叶。也为他们伟大的爱情而感动过。但是当拿到剧本的时候他差点把第一幕第五场的最后一页撕掉——让他去吻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而且要相当深情地吻,他宁愿去饰演提尔伯特,尽管在最后他要忍受铺天盖地装粉——为了演绎原文中“像灰一样苍白,满身都是血,满身都是一块块的血”的惨状。

总之,已经失去的东西是无法挽回的了。他摸摸自己的嘴唇,和往常无二,却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贞洁。

“Mr.Kirkland。”警卫在门口朝他喊着:“有位贵客要见您!”

“我们的小亚瑟还真是惹人爱呢~”粘腻的声音从深处的更衣室传来,亚瑟想都没想回了句“滚!”然后打开书本。

脚步声渐渐地近了,皮鞋与地面接触的声音在杂乱的后台异常清晰。一双擦得闪亮的皮鞋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仔细看看还是名牌。有钱人啊,亚瑟瞟了眼鞋上的标志,翻了个白眼,最近的人真是越来越无聊。

“我想剧院有说明,演员不会见客人的。”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