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二病患者203

十步杀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与名.
weibo@隔壁宾馆203

© 中二病患者203 | Powered by LOFTER

【12M】(目前不知道叫啥) 校园设定

最近12M发糖略多啊. 开心.
为什么太太都不产文orz饿得发昏于是自撸一篇.
发文=复建 o o c请注意quq.
架子鼓12 x 钢琴小王子Mike
——
同学渐渐离开教室. 桌上摆着杂乱无章的uno牌和桌游散碎的部件. 陆夫人翘着腿百无聊赖地对着屏幕戳戳戳戳. 音乐教室在地下一层.他裹了裹校服. 快要12月的下午即使是穿着羽绒服也是凉飕飕的. 隔壁是嘈杂的吉他和架子鼓的声音. 他倒是不讨厌.
有门被推开的声音. 他趴在桌子上没动.
Mike背着琴推门进来就看见这一米八几的大汉对着手机一脸痴迷. 也是挑了挑嘴角. 把凳子拉出来在陆夫人对面坐下. 从旁边的书包里摸出一份单子.
“今天这些你看上哪个了?” Mike浏览一遍. 心中有了底. 抬眼看向把手机扣下的陆夫人.
“我看.” 他顿了顿. 眯着眼对着这张名单又看了一会儿. “弦乐四重奏和校乐队可以上. 其他的就算了.”
Mike点了点头. 拿起笔在这两个名字后面打了勾. 又扫视一遍节目表. 然后在最后一行上虚划两笔. “你觉得这个乐队怎么样.”
陆夫人挑了挑眉. 这乐队他倒是有所耳闻.是前两天临时组建的. 他倒是没怎么期待. 但是今天确实是被小小地惊艳了一下.  但是毕竟没有好好规划过. 所以今天的配合不尽如人意.
“你想让他们上?” 陆夫人顿了顿. 离联欢还有两周. 考试也将近了. 怕是那个乐队没有时间再去提升.
“刚刚我是被那个鼓手叫出去了. ”Mike抬头看向陆夫人. 眉头微微皱起. 刚刚的一小段对话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妥. 甚至还有些愉快. 笔杆在他手上灵巧地转动着. 他想起了刚刚那个找他谈话的人. 他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 短袖校服的扣子全部扯开. 露出麦色的皮肤. 他其实是很讨厌烟味的. 但是他和对方谈得竟然十分愉快. 笔杆忽地停住. Mike顿了顿.
“我觉得未尝不可. 只要他们能换个键盘手. ”
陆夫人点了点头. 乐队里其他人确实都有底子. 上点儿心倒是都能抓起来. 那个键盘手一看就知道是被硬拉上来的. 可能以前连琴都没摸过. 如果能换一个. 确实有机会搞出不错的节目.
”那就上吧. “
Mike在 12 team 这一行后面打了个漂亮的勾. 和夫人告别之后跑到楼上把整理好的节目单交给了老师. 背着书包出了教学楼.
他看见刚刚那个鼓手. 他正站在三分线外.左臂横在身前. 右手在身侧熟练地运球. 他领口的扣子还是松散着. 额头上脖颈上都是汗液. 顺着少年特有的线条向下流去. 肌体随健壮但不似壮汉般魁梧笨重. 是青春特有的美感. 纯黑色的瞳孔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水. 而现在水中泛起微波. 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悠闲地游走在线外. 忽地冲进人群. 接下来的动作被几个人挡住了. Mike看不到. 只知道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他看见最后那个人跳起来好高. 将球扣入球网之后还扒着篮筐意犹未尽地吊了几秒.
冬天放学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阳光了. 但他觉得操场上还是很明亮. Mike用力眨眨眼. 不知怎么的. 突然也想上去打一场.
那个鼓手终于跳了下来. 旁边的几个人凑到他身边说话. 球被扔到了篮球架下的书包堆那里. 看来短时间内不打算再打了. 低头看表. 他确实是该走了.
“诶诶诶社长!” 走过操场边上的时候他感觉肩膀被人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 “社长这么晚才走啊. ”
他的社团里是没有这么一号人的. 叫社长确实有些不妥. 他转过身面对鼓手.
“你好. 我叫Mike. ”他顿了顿. “你们的节目我们批准了. 但是我建议你再重新安排一下人员. 否则可能效果不好. ”
对方明显地愣了一下. 随机挑起嘴角笑了.
“我叫12. 乐队的键盘手确实不行. 临时找的. ”黑色的眼珠转了两圈. “我听说社长钢琴弹的很好. 不如来客串一下吧. ”
他张开嘴. 想说他有一个独奏的节目. 对方的眼睛就那么直直地看着他. 有点罪恶感. 拒绝的话被堵在喉咙里.
“我可能没有太多时间...”
“没事儿. 谱子不难. 也短. ” 他又笑了笑. “你觉得不方便的话也没关系. ”说罢他从裤兜里掏出手机. “不过好歹相识一场. 加个qq吧. ”
他也摸出手机. 在输入号码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 其实他的solo部分已经练的很好了. 再弹一小段也没问题. 不是吗?
“好. 你今天晚上把总谱发给我吧. ”
12挑了挑眉. 睁大了眼睛. 一脸中了彩票的不可思议和喜悦.
“好好好现在就发!”他眉飞色舞地讲. “ 我们几个约了后天琴房练. 你要方便的话来一趟. 我把哥几个介绍给你. ”
他点点头. 说好. 随后他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我该走了. 明天见吧.”
“ok那么拜拜麦扣.”
他转过头. 翻了个白眼.
“我叫Mike. ”
——
“当家的心情不错啊. ”Pi拨动地上的篮球. 球轻巧地回到他手上. 他抛了几下. 接着扔给走过来的人. “再来一会儿?”
12接过来顺手一个投篮. 球又从篮筐里掉下来砸到Pi身前. 不如说差一点砸到他头上. 他一把将球揽回怀里. 挑了挑眉.
“谋杀啊当家.” 说着从身后的衣物堆里拎起自己的书包. “走了走了老妈喊我吃饭了. ”
“等下儿兄弟一块去洗手啊. ”12快走两步. 拎起书包拿起外套. “对了你回去好好练一下. ”
Pi瞪大了眼睛. “惊了. 节目过了?”
12比了个ok. 一脸怎么样老子是不是很厉害快来膜拜我的表情. 换来了Pi的白眼. 接着他拿出手机. “那我跟芬达讲一下. ”
“等等等等. ” 魔王拎起书包从旁边蹦过来. “人兽怎么办. 真让他硬弹? ”
12摆出一脸的讳莫如深. “儿子啊. 你爸爸我自有打算. 已请来高人一名. 可替代人兽之职位. ”
“操你大爷的. ”魔王挠挠头. “谁啊. ”
“怕不是刚刚那位. ”Pi撩起水胡了把脸.
“还是大Pi得我心啊. ” 他洗干净手在衣服上随意擦擦水. “后个排练一个都不能少. 回家都好好练练. 今儿晚上不联机了. ”
“好好好. ”
“散了散了都回家了. ” 他听见教导主任在外面喊.
“哥们我先撤了啊. ”他推开门朝校门口走去. 天是早就黑下来了. 操场中央当然也是没有路灯的. 但是他觉得今天天气真好. 凉快又干净.
——

卡在这儿写不出来orz. 下次发.
喜欢的话求个评论.

评论 ( 7 )
热度 ( 16 )